第十一章 年級冠軍

    莊老師說道:“疾如風。”

    風問喃喃的念道:“疾如風,疾如風。”

    莊老師轉過來對我說道:“雷翔,雖然你今天沒有敗,但你卻打的太辛苦了,自己本身的優勢一點都沒有發揮出來。”

    我驚訝的說道:“我的優勢沒發揮出來?”

    莊老師點了點頭,說道:“還記得你當初第一次參加首席之爭的第一場勝利嗎?”

    我說道:“是和火行的那場比試嗎?”

    莊老師說道:“對,就是那場,你還記得你是怎么贏的嗎?”

    我點了點頭,說道:“當然記得了,我故意挨了他一下,然后把他打下擂臺了。您是說……”

    莊老師說道:“對,雖然我不知道你練習的什么斗氣,但我發現,你的身体防御力非常之高,不光斗氣防御高,肉体的防御也很不錯,這可能是你天賦異稟吧,既然你有這么好的天賦,為什么不能利用起來呢,老師也教你三個字,那就是——穩如山。速度不是你的優勢,只有力量和防御才是,明白了嗎?”

    我欣然點頭,莊老師的話頓時讓我感覺到眼前豁然開朗,仿佛抓到了什么真理似的。

    從莊老師的辦公室里走了出來,我和風問都在想剛才莊老師說的話。剛出了辦公樓,就碰到一群一年級的魔法班學員,他們看到我們的樣子,都在一旁偷笑起來。

    “你瞧,那兩個也不是哪個班的,怎么成那樣子了,看樣子不是被雷魔法電的就是被火魔法燒的。”

    “估計是犯錯了吧,讓老師懲罰的。”

    ……

    我和風問抬起頭,風問低聲對我說道:“太丟人了,快回宿舍吧。”我們倆各自發出一聲怪嘯,將旁邊的學員嚇了一跳,飛快的跑回了宿舍。

    趕快洗了個澡換了身干凈衣服,我和風問才松了口氣,風問對我說道:“老雷,我不行了,累死了,我要先回去休息了。”我什么時候成老雷了,我很老嗎?

    我點了點頭,說道:“再見,我也回去了。”

    風問笑道:“后天要開始大賽了,一定要努力啊。”

    我說道:“你也是,希望能在年級決賽中碰上你。”

    走在返回宿舍的路上,我回想著莊老師說的話,穩如山,要怎么才能做到呢,她的意思應該是讓我充分利用身体防御高的優勢。

    “雷翔,你回來了。”

    我抬頭一看,是紫雪,我沖她微微一笑,說道:“一直在這里等我?”

    紫雪點了點頭,說道:“怎么這么晚啊,你平常不是下午很早就回宿舍修煉的嗎?我問風云,他說沒見到你。”

    我回答道:“今天班里舉辦一個測試,挑選參加期末比賽人選的。”

    紫雪搂住我的胳膊,說道:“你一定選中了,對不對。”

    我刮了她可爱的小鼻子一下,說道:“你就對我那么有信心,學院里實力強的可大有人在啊。”

    紫雪說道:“我就是相信你啊,你絕對有實力的。”

    我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呢,你參加比賽嗎?”

    紫雪說道:“人家魔法水平不高,怎么能參加比賽呢。(紫雪是2年級魔法班的,主要修煉水系魔法。)姐姐可是參加三年級比賽了,她的光明魔法可是很有名氣的哦。”

    我笑道:“她是副院長的高徒,參加比賽是必然的了。”

    紫雪皺著小鼻子說道:“姐姐可不是憑關系參加比賽的,她完全憑借的是自己的實力哦。如果你得了年級冠軍,真的要挑戰里瓦嗎?”

    我臉色一沉,說道:“那是肯定的,只要我拿到年級冠軍,一定會挑戰他的,如果我不能打敗他,肯定會對我以后的修煉大有影響,尤其是在心理上。”

    紫雪嘆了口氣,說道:“雖然你很厲害,可是……”

    我微微一笑,說道:“怎么,你也不看好我嗎?”

    紫雪急忙搖頭,說道:“不是的,我對你絕對有信心,可里瓦畢竟是全學院第一高手,不是那么好對付的,我怕你受傷啊。”

    我說道:“不用怕,我的皮可是很厚的,想傷我,恐怕也沒那么容易。你放心吧,即使贏不了,我也不會有什么事的。”

    紫雪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好,只要你保證自己的安全,我就放心了。”

    送走紫雪,我回到宿舍,繼續琢磨著莊老師的話……

    兩天以后,學期畢業典禮召開,無非就是說些什么在這一個學期里,同學們都努力了,希望大家再接再厲,能夠取得更大的进步之類老套的話。

    畢業典禮結束后,教導主任張豐走到講臺前,說道:“天都學院一學期一度的比武大賽馬上開始,各個年級的選手分別到自己指定的比賽場參賽。”

    今天舉行的是第一轮比賽,比賽非常簡單,12個人分成兩組,(其他年級五個班的就10個人分成兩組)每組取前兩名晉級,直接參加淘汰賽,也就是說,如果我想得到年級冠軍就必須要參加7場比賽才可以。

    我和風問分別被分在兩個組里,我看了看,我這組的對手都是以前沒怎么見過的(從进學院以后就受傷,然后就關禁閉,我見過的人還真不多),莊老師把我和風問叫到身前,對我們进行戰前指導:“你們一定要小心,雷翔,如果你遇到戰士班的還比較容易對付,但對付那兩個魔法班的一定要小心,魔法班一般都會有些希奇古怪的魔法出現,注意了。風問,你呢,就要充分發揮自己的速度,一定不能給對手機會,用最快的時間得到最大的成效,雖然我教過的班級不多,但你們是我見過的最有潛力的一年級學生,不要讓老師失望。”

    我坚定的點了點頭,轉身朝自己的擂臺走去。

    由于是循環賽,今天我們兩組都會舉行三場比賽,比賽是同時进行的,我的第一個對手是武士班的,看上去就很強壯,身高在180公分左右,全身都是充滿了爆炸性的肌肉。

    裁判老師將我們叫到跟前,說道:“魔法武士班雷翔對武士班犀里。比賽規則很簡單,不許擊打對方要害,不能出人命,不許將對手傷殘,不許使用違規武器(一般都是選用學院的兵器)出臺者和無法戰斗者為負,當然,投降也可以,明白了嗎?”

    我迅速的點了下頭,將狂神決斗氣運變全身,那個犀里剛看到我的時候眼中就充滿了驚訝,他想,這家伙怎么是魔法武士班的,看上去居然比我還大一號,肯定不好對付。

    我傲然站在擂臺上,說道:“來吧。”

    犀里哼了一聲,說道:“你不用兵器嗎?”

    我舉起拳頭,揮了揮,說道:“這就是我最好的兵器,你用什么隨便。”

    犀里以為我看不起他,眼中頓時冒出熊熊怒火,恨聲說道:“好,這可是你自找的,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完,從旁邊的兵器架上拿出一跟鑌鐵長棍舞了一個碩大的棍花,說道:“看招。”

    和這種純武士打還是比較舒服的,最起碼不象上回對付三年級魔法武士班的學長那樣,還要防備對方的魔法。

    犀里雖然看上去很粗獷,但卻并不是純力量選手,他長棍一抖,頓時化為漫天棍影,向我飛撲而至。

    我心中暗想,雖然你的招勢很好,但力量也就分散了,對我根本無法造成什么傷害。我不閃不躲的站在那里,等著他的棍子落下。

    我的表現頓時讓犀里吃了一驚,他以為我會有什么變招或者魔法,眼看棍影就要打到我身上的剎那,他突然長棍后缩,所有棍影化為一棍,迅速前插,用了一個枪法里的刺。

    長棍是沒有鋒銳的,我吸氣凝神,狂神決斗氣凝聚在前胸,就那么硬生生的用胸口擋住了他的进攻。

    長棍一彎,犀里感覺好像觸到了鐵板似的,根本無法對我造成傷害,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一把抓住他的長棍,斗氣外放,手變成了淡黄色,一把奪過了他的長棍,長棍前點,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向下一壓,說道:“還要繼續嗎?”

    犀里試圖掙扎,但肩膀上的長棍宛如萬鈞重擔一樣,根本無法移动分毫。他的額頭上冒出了冷汗,我看他還有些不服氣,手中長棍用力下壓,犀里被我壓的頓時單膝跪倒,我喝道:“不想出丑就快認輸。”

    犀里知道在力量上是無法和我對抗的,自己的特長又沒發揮出來,心里這個窩囊啊,不得不說道:“好,我認輸。”

    我抬起棍子,扔給他,轉身下臺去了,犀里喊道:“以后再碰到你,絕對不會讓你這么容易得逞。”

    我轉頭沖他輕蔑的一笑,說道:“如果你能坚持到再見到我,我隨時恭候。”

    走下賽場,莊老師迎了上來,對我說道:“你做的很好,根本讓對方沒有還手之力。”

    我微笑道:“這是多虧了您的指點啊。”

    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我非常順利的連過3關,取得了四戰四勝的好成績,今天是最后一場小組賽了,不論勝負,我都可以进入前四,今天的對手是魔法班的學員,聽莊老師說,他到現在為止也是四戰四勝。今天我們這一戰將決定誰以小組第一的身份出線。

    在另一小組里,風問憑借著鬼魅般的身法同樣是一支獨秀,他們組的比賽已經全部結束了,風問以小組第一的身份出線,而第二名是一位武士。

    我走上擂臺,我的這個對手是標準的魔法師打扮,我是在臨比賽的時候才知道,我今天的對手居然是位女性(沒有歧視女性同胞的意思)。

    我的這個對手全身都被寬厚的紅色魔法袍包裹著,頭上的斗篷壓的很低,使我沒有辦法看到她的全貌,她唯一露在外邊的是一只晶瑩潔白的右手,手中拿著一支長長的魔法杖,法杖上盤踞著一條不知道什么材質雕刻的大蛇,最頂端是蛇口,口中有一顆巨大的魔法水晶,一看就知道是把極品法杖。聽莊老師說,這個女孩子的實力非常強勁,我前面的那幾位,沒有一個能和她威力無比的魔法相抗衡的。

    畢竟對方是女性,我沖著她微微點了下頭,女魔法師抬起了法杖,當裁判老師一宣布開始,她的法杖处立刻放出一長串火球向我飛了過來,好快的魔法釋放速度。我慌忙發出幾枚冰錐,抵消掉她部分进攻。當剩余的火球來的近前的時候,我一拳一個,全部解決了。

    當我正在抵擋火球的時候,她輕輕晃动著魔法杖,嘴里不停的低聲吟唱著,顯然是要連續使用魔法,不給我靠近的機會。

    我也不急著进攻,到要看看她能使出些什么東西。這幾天一直沒能遇到一個真正的對手,讓我也感到很郁悶,很容易就取得的勝利,畢竟不能讓我滿足,我必須要在不斷的挑戰中才能真正的提升自己。

    這時,她的魔法已經完成了,手中的魔法杖在空中畫出一個漂亮的紅色魔法六芒星,憑我在學院圖書館所看到魔法書的經驗,我知道,這最起碼也是個5級以上的魔法,肯定不會好對付。

    果然,我聽到了她清脆的聲音:“沉眠的火之神啊,釋放您的能量,蘇醒吧,神的護衛,火龙降世。”不,這不是五級魔法,而是六級。

    我頓時大驚,雖然我的防御力超強,但也不能和這個強力魔法相抗衡,在紅色的魔法六芒星中傳來一聲鳴亮的龙吟,一只個頭不算很大的火龙從魔法陣里飛了出來,張牙舞爪的橫在我和女魔法師中間。

    我將狂神決運遍全身,天魔決內蘊,冷靜的看著火龙。從她微微顫抖的法杖可以看出,女魔法師支撑這個魔法也不是非常容易,她揮舞著法杖開始催动召喚來的火龙向我进攻。

    火龙剛剛一动,我就感覺到一股撲面而來的灼熱。好強的火焰啊,不愧是最高級別的中級魔法,我立刻斗氣外放,沖著火龙就是一拳揮了出去,狂神決產生的淡黄色斗氣準確的命中了火龙的頭部,整個火龙好像缩小了一些,但仍然原樣不變的向我撲來。

    我不驚反喜,斗氣居然可以抵消魔法的強度,新發現,不錯。后來我才知道,這是個盡人皆知的秘密。只有我這個沒上過幾天課的人才不知道。

    我又接連放出幾道斗氣,使得火龙的速度減慢了許多。女魔法師在后面不斷給火龙加持著火焰魔法。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感覺自己已經聞到了焦焦的味道,被這一下打中,我估計以我的身体肯定能扛下來,但衣服和頭發什么的,恐怕就要消失了。就算我不受傷,也丟不起這個人呀。對付魔法師就是麻煩。

    我偷偷的將天魔決包裹在狂神決斗氣之中,發出一道10成功力狂神決包裹著三成功力天魔決的斗氣。由于暗元素完全被我的狂神決所包圍著,所以,從外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異樣。

    這一下,我全力施威,身上的衣服都鼓了起來,一道純黄色的光柱直沖向火龙。火龙從口中吐出大片火焰,試圖抵擋我的进攻,這時,暗元素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由于包含著它,使得狂神決斗氣的威力大增,火焰根本無法對它造成影響,直接命中火龙。

    火龙被狂暴的斗氣與暗元素打的形消神散,頓時消失在空氣中,女魔法師受到氣機牽引,頓時全身大震。

    這家伙太厲害,我不能再任她施展魔法了,我大喝一聲:“狂風暴雨。”一拳轟擊在地面上,由于以前用過這招,女魔法師顯然知道它的威力,立刻給自己施加了一個厚厚的防御罩,身体迅速的向右移动。

    我這一下,震的是場地的正中央,而斗氣前沖,一下覆蓋了半個擂臺,雖然她移动的不算慢,但她總不敢過來和我近身吧,我可是魔法武士。

    狂暴的氣流和碎屑將她倉促之間布下的防御結界沖擊的七零八落,頭上的斗篷也被氣流沖的掉了。

    我眼前一亮,好一個美女。沒想到這個女魔法師居然這么漂亮,一點都不遜色于紫雪,她柳眉倒豎,鳳目含威,顯然是被我激怒了。

    雖然她是女人,但也同樣是我的對手,我可沒什么憐香惜玉之心,趁她慌亂的時候,我飛快的閃過去,一拳攻向她。

    正中目標,但目標竟然消失了,不好,這是鏡影術,這丫頭好高深的魔法,在這種情況下竟然能逃過我的直覺。

    清脆的聲音傳來:“你好沒風度啊,不知道人家是女孩子嗎?”

    我轉過身,她正在我的身后,我冷冷的說道:“我是一個武士,而不是紳士,風度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對手哼了一聲,身体開始迅速的移动起來,以速度和鏡影術為主,我根本分辨不出那個才是真的她。

    我站在場中,一动不动。后背突然一痛,被一個火球燒中了,衣服頓時出現一塊焦黑,我頓時心中大怒,最討厭別人毀壞我衣服了。我怒喝一聲,連連揮拳,狂風暴雨的威力籠罩了整個擂臺,我連自己都不放過,整個擂臺上都彌漫著硝煙、碎屑和斗氣。

    我全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氣,也不管方向,以我為中心,毫不留情的向四周發出強勁的斗氣。雖然女魔法師的魔法很強,但絕對強度和我的斗氣比起來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在我這樣瘋虎般的进攻下,頓時感到漸漸無法抵擋了,我的每一下攻擊都是那么沉重。

    這么用斗氣我也是第一次,沒想到狂神決斗氣竟然源源不絕的補充過來,原本以為用不了多長時間,現在竟然可以不間斷的不斷出拳,真是痛快。

    “雷翔同學,請住手,如果你再毀壞擂臺的話,一切費用將由你自行負責。”

    聽了這話,我一楞,停了下來,那女魔法師缩成一團躲在角落里,擂臺四周被我打的滿目傖痍,原本圍觀的觀眾都退出到幾十米開外。其中有些人還灰頭土臉的。

    我停下來以后頓時成了大家聲討的對象,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我不應該如此對付一個女孩子,說我是男人的恥辱,他們懂什么,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勝利。

    我走到那女魔法師身邊,說道:“你怎么樣?”

    女魔法師緩緩移開用來遮擋的魔法袍,收回了防御結界,心有余悸的看著我,說道:“你也太恐怖了吧,居然這樣进攻。啊,我的衣服。”她胸前的魔法狍裂開了一點,正好讓我看到了些美妙的春光。我的臉一紅,連忙轉過頭去。

    女魔法師的哭聲從我背后傳來。女孩子就是比較脆弱。

    我平淡的說道:“那你還要不要再繼續了。”

    女魔法師拼命的搖著頭,帶著哭腔說道:“誰還會和你這種不知道憐香惜玉的人比武啊。”說完,掩好衣服,一翻身,下了擂臺。

    女魔法師心想,還好只是衣服破損了,要是被你這頭蠻牛給毀了容貌才虧呢。

    就這樣,我戲劇性的取得了小組第一名,順利的进入了四強。

    取得了最后一場勝利,不但沒得到莊老師的表揚,反而被臭罵了一頓,她的共同戰線還有紫雪。

    莊老師說道:“雷翔,你也太沒品了吧,雖然說是比武,可你也不能那么對人家啊,你要是把她打個好歹怎么辦。而且,毀壞女孩子衣服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我愕然道:“可是,您是要讓我取得冠軍,只有贏了她才會得到有利的位置。至于毀壞她衣服,我也不想的。”

    莊老師說道:“就算要贏得冠軍也不能不顧形象的亂打一通吧,現在,很多老師都來找我算帳,說我教出個瘋學生。”

    原本來給我加油的紫雪也走了過來,說道:“雷翔,今天是你不對哦,你怎么能對冰冰那么兇呢,還讓她當眾出丑,她可是我的好朋友。”

    我無語,我兇?我要不對她兇,恐怕就被她烤了,明明用的是火系魔法,還偏偏叫什么冰冰,真是惡心,雖然長的不錯吧,不過對我沒什么吸引力。

    從這天起,我有了第一個外號——美女殺手,就是說只要是比賽,即使對上美女我也不會留手,還有一層意思當然是指我得到了紫雪的芳心。

    半決賽的對手是和風問同組的那個武士,本來想溫柔點對付他的,可這家伙一上擂臺就對我不理不睬的,當裁判一宣布比賽開始,他就擺出一個不可一世的POSE,嘴里還說什么,我是正義的化身,代表學院美女消滅你,最可惡的是,擂臺下居然還有很多女孩子發出尖叫響應他。氣的我差點吐了血,幾下硬橋硬馬的對拼就把他轟下了擂臺。

    風問這小子不知道是為了討好美女還是實力不濟,竟然輸給了那女魔法師,結果當然是我和女魔法師再一次碰到了。

    站在決賽的擂臺上,我本想溫柔一點對付她,可人家根本不給我機會,一下都沒动手,自己認輸就下去了,她這一弄可不要紧,美女是非常有殺傷力的,我幾乎成了所有男生的公敵。

    擂臺下面幾乎所有學員都喊著:“不要臉,把冠軍還給人家。”之類的話,可我為了挑戰里瓦,說什么也不能丟掉這個稱號,只能悶聲不響的回了宿舍。還好,由于我表現出的強橫實力,這幫一年級的同窗還沒有誰敢來和我武力對決的。

    里瓦,我受到的羞辱都要從你身上討回來,我的心里充滿了怒火。

    風云回到宿舍,淡淡的對我說道:“紫雪來找你了。”看他的態度,顯然也是在怪我了,美女的威力就是大啊。我到底做什么了,不就是為了獲勝用了些比較激烈的功夫嗎?難道女人就不是對手嗎?他們不愿意理我,我還樂得清閑呢。

    我迅速走出宿舍樓,紫雪正站在門口向里面看,見我出來了,迎了過來。

    我說道:“這么好?來找我。”

    紫雪焦急的說道:“你犯了眾怒了,冰冰人漂亮,又會煽風點火,現在整個一年級都在與你為敵,而且還有向其他年級蔓延的趨勢,出去一定小心點。”

    我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本來我就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他們如此招惹我,我已經忍不下去了,我冷聲說道:“誰要是敢來找我的麻煩,那就是他活膩味了。”

    紫雪抓住我的手,說道:“你這是干什么啊?好怕人的,別這樣好不好。”

    我冷哼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們要想對付我,就要付出代價。”

    紫雪松開我的手,紅著眼睛說道:“你怎么這樣啊,我本來是想勸你給冰冰承認個錯誤的,然后再幫你說幾句好話,平息了這次的事,你到反而變本加厲起來了。”

    我的怒火騰的一下就被引了上來,冷冷的說道:“你也太不了解我了,我是那種可以卑躬屈膝的人嗎?哼。”

    說完,轉身就回了宿舍,這個他X的什么冰冰,不但害的我眾叛親離,還讓紫雪也和我鬧別扭,有機會,一定讓她知道我的厲害。

    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想起紫雪那嬌柔的樣子,心不由得软了,明天去找她吧,只要我主动一些,一定能和好如初的。不,不行,我就這么去也太沒面子了,不能去。兩個念頭不斷的在我腦中交替,最后,我決定先不去找紫雪,先和里瓦比完賽再說。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學院教導处那里報名,要挑戰里瓦。

    張主任見到我到沒說什么,畢竟他是老師嘛,他只是奇怪的說道:“今年怎么有兩個人挑戰五年級的首席啊。要知道里瓦的實力可是很不一般的。”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說我不自量力了。

    我驚訝的問道:“還有誰要挑戰他?”

    張豐說道:“還有一個,就是三年級的冠軍紫嫣。”

    我頓時大驚,紫嫣?怎么會是她呢。急忙問道:“我們兩個挑戰要怎么进行啊?”

    張豐想了想,說道:“照以前學院的規定,如果有幾個低年級冠軍都要挑戰同一個高年級冠軍的話,低年級之間要先決出勝負才可以向上挑戰。也就是說,你和紫嫣必須要先打一場。”

    從教導处出來,我的心潮澎湃,為什么紫嫣要挑戰里瓦,里瓦不是一直在追她嗎?如果他們之間比賽,能有什么結果,里瓦能傷害紫嫣嗎?肯定不會。難道是紫雪讓她姐姐這么做的,以阻止我和里瓦之間的比賽。對,一定是這樣的。

    由于已經到了期末,今天所有學員都放假了,大部分人都在宿舍里收拾東西,準備回家過假期,紫雪今天應該在家吧。

    我走出學院,直奔公爵府,我要去找紫雪問個清楚。我做了這么大努力,就是為了要和里瓦一戰,絕不想有什么事阻礙到我。

    來到公爵府,我讓仆人幫我通傳,一會兒,紫雪就走了出來,她臉色有些蒼白,看的我心中一痛。

    紫雪淡淡的說道:“你怎么來了。”

    我嘆了口氣,說道:“不讓我进去說嗎?”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