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丹雨

    事情的變化,分外的顯得戲劇性,小伊突然間沖进魂虛子的火鼎,將其中那尚還未成行的丹药雛形一把抱走,這一幕,不僅是讓得魂虛子暴跳如雷,就是蕭炎本人,都是一臉的愕然,這事情,可跟他沒半點的關系,全部都是小伊自己的主張……

    廣場上,药丹以及药族的眾多長老,也是月光錯愕的望著這一幕,片刻后,臉龐猛的一陣抽搐,一副想笑又是紧憋住的滑稽模樣,誰都未曾料到,蕭炎的異火之靈,竟然如此的極品,那魂虛子只是搶奪他們一些能量罷了,而它則是更狠,竟然直接沖进人家火鼎中,把雛丹都是給拎跑了去。wwW、QUanbEN、coM

    “活該。”

    對于先前魂虛子那般舉动,本就是有些惹惱這些药族的長老,當下一個個都是幸災樂禍的低聲笑道。

    首位上的药丹,也是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這好好的一場煉丹較量,結果卻是變成了你搶我奪的奇特局面,這到是看得人有些無奈之極。

    “這臭小子,果然是不走尋常路線。”药老也是笑罵了一聲,但他卻是不知道,這事,可還真跟蕭炎沒什么關系……

    天空上,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小伊一閃之下便走出現在了蕭炎面前,肉嘟嘟的小臉上嘿嘿的笑了笑,在他的雙手間,抱著一個比它身子還要大上一分的光團,目光透過光團,隱隱間能夠看見一個宛如胎兒般模樣的光彩,那正是魂虛子所煉制的那丹药的雛形。

    “蕭炎,我今日必將你碎尸萬段!”

    不遠处,風雷之聲大作,魂虛子滿臉的森寒,先前的那種氣度已是被小伊的舉动氣得荡然無存,這種事情,幾乎是他畢生第一次遇見,辛辛苦苦煉制了如此之久的雛丹,他連模樣都還沒見到,就被小伊給摸走,他心頭的那種憤怒,簡直已是無法用言語形容。

    伴隨著魂虛子怒喝之聲響起,鋪天蓋地的黑炎突然猛的自其火鼎之中喷射而出,旋即化為一頭黑色火龙,瘋狂的對著蕭炎暴掠而去,森森大口之中,彌漫著無盡的吞噬之力。

    “魂虛子,既然你如此喜歡能量的話,那老夫便送給你!”

    黑炎火龙剛剛掠出,一片綠色的火海突然從下方席卷而來,火海之中,無數參天巨樹幾乎是瞬間便是生長而出,然后如同蔓藤一般,對著那黑煙火龙缠繞而去。

    “神農老人,你也敢跟我做對?!”

    突如其來的攻擊,雖說并未對黑炎火龙造成什么傷害,但卻也是將黑炎火龙牽制了下來,見狀,魂虛子面色頓時一寒,望向遠处的神農老人,厲聲道。

    “老夫活了一把年紀,可還沒怕過誰,對于你這種虛偽叛師之徒,若是老夫有能力的話,倒是想將你從這世間抹除,免得丟煉药師的臉。”面對著厲喝的魂虛子,神農老人卻是冷笑道,言語之間,倒是顯得頗為的凌厲。

    “就憑你?活膩了的老家伙,我還沒去打你那生靈之焱的主意,你倒是敢主动招惹!”魂虛子眼神阴寒,嘴角掀起一抹獰笑,大手一握,那黑炎火龙便是仰天一聲咆哮,時著下方的綠色火海睜開巨嘴,吞噬之力暴涌而出,竟然是直接將那綠色火海盡數吞进体內。

    “嗚!”

    就應魂虛子欲要吞噬那火海時,一道淡黑色的龙卷風暴,突然狠狠的甩在其身体之上,火焰暴射而開,竟煞是將那黑炎火龙給撞飛了去。

    “萬火,你药族可是想跟我魂族為敵!”再度遭受到阻礙,魂虛子面色變得極端的可怕,噬人的目光射向遠处的萬火長老,森煞道。

    “較量之間,并無種族之分,難道只準先前你對老夫出手,就不準老夫對你出手不成?可笑之極!”萬火長老袖一揮,譏諷的道。

    “好,好”魂虛子眼角一陣抽搐,卻是怒極反笑,他手掌因為憤怒而不斷的抖动著,雙眼深处,詭異的黑色火焰如同毒蛇一般的竄动著,而就在這些火焰要竄出雙眼時,那魂虛子宛如想到了什么一般,遲疑了一下,卻是將其收回,冷笑道:“憑你二人,也想阻攔我?”

    話音一落,那黑炎火龙陡然暴射而出,竟然直接是將那九幽風炎所化的龙卷風暴死死缠住,兩個龐然大物,頓時在天空上瘋狂的翻騰起來,熾熱的火雨不斷的從天而降,不過所幸有著药族的長老出手,方才未能讓得這些火雨將药山給毀了。

    遠处,蕭炎望著那迅速戰成一團的三大異火,不由得有些詫異這神農老人與萬火長老竟然會出手幫他一把,看來那魂虛子,的確是極不討好啊。

    “時間不多得先將這雛丹之中的能量抽離出來……”

    蕭炎心思一轉,便是回到了面前這枚雛丹之上,煉制九品玄丹所雷要的能量太過驚人,不過若是再加上魂虛子這枚雛丹,倒是能夠多上幾分成功率,奪取別人雛丹的能量,對于尋常煉药師來說,根本是不可取的舉动,因為兩種丹药不同,其中的药性也是各自不一樣,若是胡亂摻和在一起,反而會令得煉丹失敗,但蕭炎卻并沒有這種顧慮,凈蓮妖火的凈化之力,不管是什么東西,只要一进入小伊的体內,都將會被化為最為精純的能量,包括那些各種不同的药性。

    “小伊!”

    蕭炎心頭念頭一动,那與之心神相連的小伊便是知曉,當下嘴一張,居然是直接將那枚雛丹給吞进了体內,旋即,浩瀚的能量瘋狂的在其体內涌动而開,而其身体,也是迅速膨胀,化為一個百丈的巨嬰,懸浮在天空上。

    “嗤嗤!”

    伴隨著小伊身形的膨胀,其体內那光團也是越發的璀璨,最后,直接是化為一道巨大光柱,射进火鼎之內,那光柱之內所蘊含的恐怖能量,浩瀚得令人动容。

    “混賬!”

    雛丹被煉化,那與之有著一些聯系的魂虛子立刻便是有所感應,當下眼睛都是血紅了起來,一聲怒喝,身形直接掠进那黑炎火龙之中,而隨著他本体的进入,那火龙力量頓時大涨,龙尾一甩,便是將綠色火海與黑色火焰龙卷風生生物爆得散開。

    望著那殺氣騰騰而來的魂虛子,蕭炎眉頭微皺,屈指一彈,一道黑光自身旁閃現,北王腳掌狠狠一跺虛空,便是如同一枚炮彈般,與那黑炎火龙正面沖撞在了一起,頓時間,激烈異常的戰斗,便是爆發而起。

    在蕭炎召出北王拖延住魂虛子時,小伊体內的光團也是徐徐黯淡,最后化為無形,其中的能量,被其盡數凈化,然后投入了蕭炎的火鼎中。

    “還是不夠……”

    吞噬了魂虛子的雛丹,即便火鼎之內的能量已經粘稠如液体,但卻依舊沒有凝集的跡象,見狀,蕭炎眉頭也是紧皺了起來,九品玄丹所需要的天地能量,太過恐怖了……

    “蕭炎,老夫這雛丹已被魂虛子打亂了药性,今日,便送你一場造化,不過究竟能否煉制出老夫畢生所求的九品玄丹,就看你的機緣了!”在蕭炎再度為能量頭疼時,那遠处的神農老人,卻是看出了他此刻的情況,手掌一揮,一道光團自药鼎中飛掠而出,最后射向小伊。

    “多謝神農前輩。”

    見狀,蕭炎大喜,對著神農老人抱拳道。

    “唉,老夫也有數百年未曾見到過九品玄丹出世了,這一次就當是為自己開開眼界吧……”一旁的萬火長老見到神農老人這般舉动,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低嘆了一聲,然后在那眾多药族長老錯愕的目光中,從药鼎中將自己那一枚雛丹取出,甩向蕭炎。

    “多謝!”

    蕭炎多看了一眼萬火長老,心中也是首次對這位药族的人升好感,雙拳一抱,然后也不拖沓,將兩枚雛丹打入小伊体內,頓時,又是化為兩道浩瀚光柱,射进药鼎之內。

    伴隨看這般浩瀚得無法形容的能量灌入,火鼎之內涌动的液体能量,竟然是在此刻迅速的消融而去,而在那滿鼎的液体能量中央处,一個細小的光點,卻是緩緩的涌現……

    “轟隆隆!”

    就在那細小光點出現的霎那,晴朗的天空之上,瞬間烏云密布,黑壓壓的籠罩著整片大地,黑色雷霆,帶著毀滅般的力量,在云層之中飛快的穿梭著,轟隆隆的低沉雷鳴,讓得不少人都是一臉的駭然,如此恐怖的丹雷,是他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

    蕭炎抬起頭,目光狂熱的望著天空上密布的黑色雷霆,柚袍猛的一抖,那火鼎鼎蓋便是自动掀翻而去,一股化不開般的药香,迅速的蔓延而開,到得后來,竟然是凝聚成一顆顆色澤不同的珠粒,密密麻麻的從天而降,宛如一場盛大的丹雨!

    那般神跡,看得不少煉药師,都是忍不住心頭的顫动,竟然是在下方匍匐著跪伏而下。

    望著這一幕,首位上的药丹深吸了一。氣,聲音略微有些顫抖的低低喃喃道。

    “丹雨降,玄丹出!”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