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八十八章 參加

    嫵媚的微弱聲音徘徊在腦海之中,可卻是讓得蕭炎通体冰涼,袖袍中的手掌不可察覺的微微顫抖了一下,緩緩吐了一口氣,努力不讓驚駭的表情浮現臉龐,微垂著頭,好半晌后,終于是逐漸平靜下來,在心中平靜的道:“你想要那药方?”

    話問出之后,卻是一片沉默,美杜莎女王沒有再做任何回應。

    眉頭緩緩皺起,蕭炎再次在心中呼喊了幾聲,可那依然如石沉大海一般,如此試探了幾次,只得選擇了放棄,手指曲卷著彈在桌面上,心中逐漸的盤轉了起來,融靈丹的效果,是讓靈魂與肉体相融,而那美杜莎女王如此在意,自然是因為她和吞天蟒間的緣故,這點蕭炎倒是極為清楚。

    不過………如果真的讓美杜莎女王得到了融靈丹,那她豈不是能夠掌控吞天蟒的身体了?那到時候……一個斗宗級別的傳說強者,或許只有药老護身,蕭炎方才有許些逃生的可能,雖然她嘴上說不會殺自己,可蕭炎卻是依然有些不太相信。

    可若是不答應美杜莎女王的要求,蕭炎與她之間的關系或許將會越加惡化,前期時間,吞天蟒或許還可以壓制著美杜莎女王,可蕭炎并不認為,它可以壓制她一輩子,而一旦日后美杜莎女王再次強行出現,那蕭炎的处境,可將會真正的極為不妙了………

    答應還是不答應?

    抿著嘴,蕭炎手指苦惱的揉著額頭,沉吟了許久之后,手指猛然點动在桌面之上,抬頭望向面前的奧托,嘆了一口氣,道:“好吧,我參加。”

    不管如何,只有先將药方搞到手,到時候有了药方,下一步自然是需要煉制出丹药,而煉制這一途,也只能完全依靠蕭炎,所以,到時蕭炎便有了和美杜莎女王對話的資本,說不定蕭炎可以在這一點之上,與美杜莎女王達成一些對他有利的條件………說實在的,蕭炎并不想得罪這位只要一蘇醒,便將會成為斗宗級別的傳說強者,如果有機會與她和解關系,他自然是極為愿意.

    聽得蕭炎答應,奧托與弗蘭克皆是松了一口氣,蕭炎是在他們的分會注冊的,如果讓他代表著黑巖城分會參加煉药師大會,那么他們黑巖城分會,也自然是會為之增光,那么在下一年的分會業績排名榜上,又將會大大的前进一步。

    “不過我有個條件………”望著滿臉笑容的兩人,蕭炎忽然出聲道。

    “呃?說出來聽聽………”聞言,奧托兩人一愣,旋即笑道.

    “因為一些緣故,所以我參加大會,會以先前你們所見的那個容貌,而且參加的名字,也麻煩兩位幫我將以前的蕭炎,改成巖梟,可以么?”蕭炎摸了摸臉龐,笑道。

    “喂,參加就參加唄,搞得這么見不得人做什么啊?”一旁,琳菲托著香腮,沖著蕭炎翻了翻白眼,撇嘴道。

    蕭炎笑了笑,并未回答她,只是拿著目光盯著奧托與佛克蘭,等待著他們的回答。

    “修改名字,這倒只是個小問題………”奧托點了點頭,望著蕭炎,道:“看來你似乎惹了些麻煩?如果有需要我們的地方,可以說一說,若是能夠幫忙的話,我們會盡力。”

    微笑著搖了搖頭,蕭炎并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缠,道:“呵呵,不過你們可別在我身上投注太多的期望,加ma帝国這么大,藏龙臥虎之輩不知何幾,我一小輩,能勉強沖进重圍,便得說聲僥幸了,當年丹王古河參加大會,那可是四品煉药師的等級,我這區區二品煉药師,站上去或許都有些寒………”

    聽得蕭炎這話,奧托笑著搖了搖頭,道:“當年古河參加煉药師大會,可都快有三十歲了,你現在才多大?而且我們也沒讓你去搶奪第一,那位置實在是太過困難,據我所知,這次最有重量的幾方,可都是對那位置虎視眈眈,到時候,只要你能进入前十,便能讓多人感到驚訝了。”

    “大會沒有年齡限制?”蕭炎有些異的問道,如果沒有年齡限制的話,那一些老家伙只要一出賽,哪個年輕一輩的人,能夠將之比過?

    “呵呵,自然是有,這大會只對三十以下年齡的煉药師開啟,當年古河差一點,便是进入三十之齡,所以在經驗這一項上,他占了不少便宜,不過那家伙煉药天賦也的確罕見,一手控火之術,驚艷全場,當真是那屆大會中最耀眼的人物。”弗蘭克喷喷的贊嘆道,想起當年那尚還是青年的古河,意氣風發,在加ma帝国所有煉药師面前,演繹了一場堪稱完美的控火戚宴,那時候的古河,幾乎成為了整個加ma圣城無數少女心中傾慕的對象。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微笑著問道:“大會何時開始?”

    “三天之后。”

    “三天后,我會來這里找你們,參加大會的那些手續,便麻煩兩位大師了。”蕭炎默默下時間,對著兩人笑道。

    “嗯,這段時間我們會一直在這里,如果有事,記得來找我們。”佛克蘭笑著點了點頭,提醒道。

    蕭炎笑了笑,然后起身,對著房間內的四人彎身行禮,將冰蠶面罩帶上臉龐,徑直緩緩行出了這所寬敞的房間。

    望著那逐漸消失在門后的背影,佛克蘭嘆息道:“不知道這個小家伙能不能沖进前十?”

    “往屆前十的參賽者都是三品煉药師,他似乎還在二品吧?似乎難哦,不過按他的年齡,下一屆說不定能夠大露風頭呢,這一屆么………似乎挺困難啊,那些變態的家伙,都被他們的老師放出來了呢,這一屆,還真是龙爭虎斗啊。”琳菲擺弄著桌上的酒杯,道。

    “的確有點困難,不過卻也不是不可能………不要小看蕭炎,一個不到二十歲的二品煉药師,這種天賦,就是當年的古河,就比之不上,在他身上發生一些奇跡,我并不認為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奧托淡淡的笑道。

    “希望吧,如果真出現了什么奇跡,我們黑巖城煉药師分會也自然是會名聲大震,嘿嘿,明年的經費,也能向總部獅子大張口了。”佛克蘭嘿嘿笑道。

    “還有那些稀有的药材………奧托阴笑道。

    “兩個老家伙,就知道惦記自己公會的東西………”瞧得兩人那阴笑的模樣,琳菲與雪魅無奈的搖了搖頭,暗自嘀咕道。

    ……

    一路走出煉药師公會,蕭炎站在大街上四顧著望了望,略微沉吟后,舉步對著城中心位置的納蘭家族行去,今日的馬區毒,還沒进行呢,經過昨日發現了那烙毒竟然殘留在了自己体內,蕭炎今日想再次確認一番,這東西,究竟是如何跑過來的?如果每一次的馬區毒,都將會讓得自己体內的烙毒多一些,那這事情,似乎有點……

    嘆息著搖了搖頭,蕭炎踏腳行进人群,然后緩緩消失在人流之中。

    …….

    米特爾家族總部,候客廳,一干平日極難瞧見身影的老家伙,此時都是戰戰兢兢的坐在椅上,也不顧下面一些小輩錯愕的視線,對著那坐在客廳首位之上的一位花白老者投去恭敬的目光。

    “海老,沒想到今日還能見到您,當初您一去不回,我幾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可卻沒有找到你的半點蹤跡。”在首位之下,一名身著華袍的老者,表情略微有些激动的道.

    “當初出了些事,所以隱居了這么多年,不過還好,現在已經沒事了………”首位的老人,赫然便是先前與蕭炎分開的海波東,此時他正棒著溫熱的茶杯,瞟了一眼激动的老者,淡漠的臉龐也是融化了許多,開口道。

    “騰山,這么多年不見,你也成為斗王強者了啊,米特爾家族這重擔子,你挑得不錯,以后,你繼續掌管米特爾家族吧,我現在也不想過多插手,我想,我回來的消息,過不了多久,就會被皇宫的那老妖怪知道。”微微點了點頭,海波東輕聲道。

    “呵呵,海老能回來,自然是米特爾家族最大的喜事。”被稱為騰山的老人,自然就是米特爾家族的當家人,同時也是加ma帝国的十大強者之一,米特爾騰山.

    在大廳之中,還坐立著不少家族中杰出的年輕之輩,這些米特爾家族的新鮮血液,望著那平日不辭顏色,對人極為嚴厲的大長老,竟然會露出這般恭敬表情,皆是滿臉呆滯,心中不斷猜測著那花白老人的身份,海波東幾十年未曾回過米特爾家族,足以讓得這些年輕人忘記他的存在。

    “雷歐,滾出來!”

    米特爾騰山忽然轉過身,對著人群中厲喝了一聲,頓時,一個狼狽的身影,趕忙擠了出來,然后全身顫抖的跪伏在地面上,顫聲道:“大長老。”

    “沖撞了海老,本該直接逐你出家族,不過念在你曾對家族有功,貶去長老職位,分配到邊境城市管理分會,三年之內,不許回總部!”米特爾騰山語氣淡漠的道。

    聞言,雷歐頓時面如土色。

    在米特爾騰山那厲聲中,大廳中靜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是不敢插嘴,唯有首位上的海波東,平靜的抿著茶水。

    “雅妃。”

    目光轉向一旁椅上有些坐立不安的雅妃,米特爾騰山的語氣逐漸柔和,微笑道:“這次,你做得好,以后,你便開始正式著手管理米特爾總部拍賣場吧。”

    “嗯!多謝大長老。”無視于周圍那忽然間變得熾熱起來的視線,雅妃強作平靜的微微點了點頭,那袖間的玉手,卻是紧紧的握了起來。

    “海老,呵呵,我看您還是回家族居住吧?您的房間,可一直打掃著呢。”將賞罰當著海波東的面弄完畢之后,米特爾騰山轉過身來,熱切的望著他。

    微微搖了搖頭,海波東笑道:“短時間內還不行,按照約定,我還得跟在那小家伙后面當一段時間的護衛。”

    “護衛?”聞言,米特爾騰山臉色微變,心中暗自有些疑惑的喃喃道:“那叫做蕭炎的年輕人,竟然能夠讓得海老屈身去做他的保鏢?他能有這么大的能量?”

    以米特爾家族的情報能力,米特爾騰山當然是知道蕭炎的底細,不過這也僅僅只是限制于蕭炎在烏坦城之中時而已。

    “不要小看他,這家伙不簡單,當初就是連我,也在他手上吃了好幾次鱉………這種人,實力隱藏得太深,若是能夠做朋友,那就絕對不要與他為敵,不然的話,恐怕就是我,也難以保住米特爾家族。”海波東臉色凝重的道,現在的他,只要一想起當初蕭炎所制造出來的佛怒火蓮,心中就有一陣心悸,那股力量,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瞧得海波東那罕見的凝重神色,大廳中的長老們與米特爾騰山心中皆是不由自主的升起許些駭然,知曉前者性子的他們,自然是清楚,整個加瑪帝国,有資格讓得海波東這般對待的人,不會超過五個,可那些人,都是一些老不死的家伙,而那名叫蕭炎的年輕人,卻僅僅才不到二十歲啊……

    “放心吧,海老,我會嚴厲吩咐家族中的人,不要與他結怨。”重重的點了點頭,米特爾騰山凝重的道,在這種大事面前,他可不敢隨意而為。

    “嗯。”點了點頭,海波東站起身來,道:“若是可能,盡量給予他所需要的幫助,日后,你會為今日的選擇感到慶幸,我要先回去了,有事的話,可以讓人過來找我,你應該知道我居住在哪。”語罷,海波東便是不再停留,徑直走出大廳,然后緩緩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呼………”望著那消失的海波東,米特爾騰山輕松了一口氣,嚴厲的目光在大廳中掃視了一圈,沉聲道:“先前海老的話你們也聽清楚了,那叫蕭炎的年輕人,你們最后不要給我去招惹,否則,雷歐就是前車之鑒!”

    大廳內,眾人趕紧點頭。

    望著米特爾騰山那凝重的臉龐,雅妃微抿著紅唇,心中苦笑著搖了搖頭,喃喃道:“誰能知道,三年前那個被稱為廢物的少年,如今竟然能夠讓得帝国三大家族之一的米特爾家族如此忌憚……納蘭妈然啊,你可真的是看錯了啊……”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