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八章 賤骨頭

    聽得蕭炎這話,其身后的雅妃也是停止了掙扎,目光盯著那一直在把玩著茶杯的老人,想起先前那張紫金卡,她也是緩緩的平靜了下來。

    對面,在蕭炎這話出口后,雷歐也是將目光投向了海波東,望著他那副淡漠的表情,眼瞳微缩,心中略微有些不安,低沉的道:“閣下

    緩緩的搖了搖頭,海波東抬起頭來,目光淡漠得猶如一塊萬年寒冰,隨意的瞟過雷歐,旋即低頭凝望著結冰的茶杯,沉默了片刻后,道:“米特爾.藤山,那廢材現在還活著吧?”

    平平淡淡的聲音,無疑是一聲驚雷,狠狠的在房間內除去蕭炎兩人之外的耳邊猛的響了起來,將他們震得猶如木樁一般呆滯了起來。

    “天啊,他…他竟然這么說大長老?大長老可是加瑪帝国十大強者之一啊,蕭炎弟弟,這位老先生,究竟是什么身份啊?”微張著紅润的小嘴,雅妃傻傻的盯著那坐在椅上的海波東,家族中被識若神明的大長老,到了他口中,竟然是直接成了廢材……這話如果傳到米特爾家族中,恐怕會直接引起暴怒吧?

    對面的雷歐以及其身旁的雷勒,同樣是在海波東這句話語中目瞪口呆了下來,嘴角微微抽搐著,顯然,這句話給他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咕…”呆滯了許久之歐方才緩緩回過神來,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目光泛著一分驚疑的盯著海波東,說話間明顯客氣了許多:“閣下…”

    “你沒資格這般稱呼我。”輕輕的對著結冰的茶杯吹了一口氣,海波東眼睛抬都不抬,淡淡的道。

    這番頗為刻薄的話,讓得雷歐一愣,旋即老臉泛起一陣鐵青。自從成為長老后的這么多年來,可還從未有人這么對他說話。

    “十分鐘內,先前那女娃子所吩咐的那些药材,必須出現在我面前,否則,我不介意讓米特爾家族少一個長老。”海波東沒有理會那臉色鐵青地雷歐,語氣依然淡漠如初,同時,沒有給對方留絲毫的臉面。

    “你…你口氣未免也太大了!你知道我爺爺是誰么?”

    瞧得雷歐被如此喝斥。一旁地那從未見過有人敢這般對自己爺爺如此說話地雷勒。蒼白地臉龐上涌上一抹怒氣。并且怒氣壓過先前海波東那話所造成地震撼。忍不住地出聲冷笑道。

    雷勒地話剛落。蕭炎臉龐上便是浮現一抹冷笑。低聲道:“不知死活…”

    手中微微擺动地茶杯緩緩停滯。海波東抬頭。冰寒地目光。刺得雷勒臉色猛地一片慘白。在眾人地注視下。他剛想硬著脖子再度說話。卻是忽然發現。海波東地身体。微微“小心!”

    在海波東身体顫动地霎那。雷歐眼瞳驟然一缩。一聲厲喝。身体橫側。迅速地擋在了雷勒面前。然后体內斗氣瘋狂涌动。澎湃地斗氣。破体而出。將其身体籠罩其中。

    在雷歐斗氣剛剛召喚出來之時。一道白影猶如瞬間移动一般。出現在其面前。那股恐怖地速度。讓得前者眼瞳微缩。

    人影站立。輕飄飄地手掌。蘊含著冰冷刺骨地勁氣。隨意地拍在了雷歐那斗氣涌动地胸膛之上。

    “噗嗤!”

    看似隨意的拍动,卻是讓得雷歐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一口鮮血狂喷而出。旋即在半空中,便是被凝聚成了一竄血紅結冰。清脆落地。

    兇猛的勁力,讓得雷歐身体倒射而出。頓時,他與雷勒兩人。便是重重的砸在了墻壁之上,當下,兩人都是發出一陣痛苦的呻吟。

    那幾位跟在雷歐身后的護衛,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僅僅是一招,便是重傷倒地地雷歐,握著武器的手掌恐懼的顫抖著,竟然是忘記了他們護主的職責。

    “爺爺!你沒事吧?”由于有著雷歐當防護,所以雷勒受傷并不算很嚴重,艱難的爬起身來,瞧得臉色竟然比他還慘白的雷歐,當下慌忙的叫道。

    “斗…斗皇強者?”体內氣,讓得雷歐頭發竟然都是結出了許些薄冰,嘴唇哆嗦著,駭然的望著那立在身前的海波東,驚顫地道,能夠讓得自己練人影都未看見,便是重傷的強者,雷歐心中清楚,只有那斗皇強者,才有可能辦到。

    聽著這幾個字,那雷勒渾身猛的一陣劇顫,面露恐懼地望著海波東,他沒想到,這不起眼的老人,竟然會是一名斗皇強者。

    “十分鐘,已經開始了計時,我說過地話,絕對不會收回,十分鐘后,药材未出現在我面前,就算是米特爾.騰山來了,今日,你也必須死!”淡漠的瞥著兩人,海波東緩緩地道。

    “快,快,快去把药材讓人送上來!”聞言,雷歐面龐閃過一抹恐懼,急忙對著身邊的雷勒怒吼道。

    “是,是…”同樣是被嚇破了膽,雷勒急忙站起身來,然后連滾帶爬地竄出了屋子。

    望著那轉瞬間便是變得極為順從的雷歐,雅妃苦笑著搖了搖頭,這老家伙,還真是個…賤骨頭…

    “唉,斗皇強者…天呢,蕭炎這家伙,竟然認識這種超級強者,難怪有膽子來帝都…”心中嘆了一口氣,雅妃望著身前那健碩的背影,越發的覺得,這家伙實在是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

    從座椅上站起,雅妃恭敬的望著海波東,怯生生的道:老認識?”

    “那廢物,他還沒死?”海波東慢悠悠的坐回椅子,又是飆出一句讓得那躺在地上的雷歐身体一陣抽搐彪悍話語。

    海波東這彪悍的話,同樣是讓得雅妃有些尷尬,低聲道:“大長老一切安好,不知老先生名諱?”

    “見到那廢物,和他說一聲吧,就說我海波東還沒死,他自然會知道。”海波東淡淡的道。

    “是。”聞言,雅妃只得恭敬的應著,雙手絞动著,有些顯得不知所措,眼角忽然瞟著桌面上紫金卡,急忙將之拿起,想要送還過去,按照拍賣場的規矩,斗皇強者,幾乎能夠享受到一種極為寬綽的待拿回去的。”望著雅妃的舉动,蕭炎微笑著將目光轉向海波東,道:“是吧,海老?”

    “你這家伙,這小女娃子又不是你情人,連這點錢都要替她省了?”撇了撇嘴,海波東無奈的道。

    海波東這話出口,雅妃俏臉微微紅润了一點,握著紫金卡,遲疑了一下,只得喚來一位侍女,吩咐她去將卡片上的錢劃出來,只不過,臨走時,特地囑咐著,將價格,生生的降了一半。

    “嘿,小女娃子,倒還挺會做人的…”雖然雅妃的聲音非常輕微,不過依然被海波東收进了耳中,當下笑著點了點,顯然對她這舉止頗有些好感。

    蕭炎笑了笑,轉頭盯著那擁有著精致俏臉的雅妃,忽然問道:“對了,你能不能幫我查查,在這拍賣場中,是否有著什么東西,能夠回復靈魂力量?”

    “回復靈魂力量?”聞言,雅妃微愣,旋即皺著黛眉道:“那東西,可是絕對的奇物啊…我查查。”說著,她轉身閃进一处書架后,然后尋找了片刻,最后抱著一本厚實的書籍行了出來,仔細的翻查了一陣,搖了搖頭,遺憾的道:“抱歉,能夠恢復靈魂力量的東西,實在是太過罕見了,我查過我們拍賣場這一年的庫存,并沒有收集到那種寶

    臉龐上閃過一抹失望,蕭炎苦笑著點了點頭,神情有些萎靡的坐回了椅子。

    瞧得蕭炎那失望的模樣,雅妃無奈的搖了搖頭,可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隨著時間的緩緩過去,在十分鐘即將過去之時,門口处,雷勒那倉皇的影子,方才沖了进來,連滾帶爬的將懷中的幾個玉盒小心翼翼的放在桌面上,顫抖著道:“大人,您所需要的药材,都在這里了,并沒有半點的損傷…”

    望著這些玉盒,海波東臉龐上掠過一抹喜意,小心翼翼的打開,然后笑瞇瞇的遞給蕭炎,急切的道:“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那些药材?”仔細的打量了一番,然后在雷歐雷勒兩人那膽顫心驚的目光注視下,微微點了點頭:“嗯,沒問題,药材保存得不錯,年份也很充足。”

    “那就好…”聽得蕭炎確認,海波東長長的松了一口氣,轉身對著雷歐冷聲道:“滾吧,另外…這女娃子我看得很順眼,回去和米特爾.騰山那廢材說一聲,那代檢察長老的頭一個字,可以去掉

    聞言,雷歐嘴角一陣抽搐,趕忙點著頭,然后與雷勒攙扶著,狼狽的竄了出去。

    “東西到手了,我們也走吧?”將玉盒收好,海波東笑道。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剛欲和雅妃道別,一名侍女快步走了进來,對著雅妃恭聲道:“雅妃小姐,納蘭小姐有事想要見你…”

    “納蘭?納蘭嫣然?”這幾乎是在蕭炎心中屬于禁詞的兩字,讓得他微微一愣,紧接,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