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刁難

    蕭炎慢吞吞的走向帳篷,身后蕭玉正咬牙切齒的怒視著這可惡的背影,她可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這么不給面子。

    幾人走近綠色大帳篷,只見在帳篷暢快的阴影处,十多名男女正分成幾個小***的簇擁在一起互相閑聊著,看他們在此处的隨意神色,想必應該和雪妮一樣,都是屬于迦南學院的學員。

    在阴影之外,二十幾名年輕男女正頂著炎炎烈日,席地而坐,雖然因為高溫而導致臉龐上汗水直流,不過他們神色間卻是充滿著拘謹,看樣子,他們貌似是剛剛通過外圍測試的新生。

    帳篷之中,幾位閑聊的女生,忽然抬頭望著那正緩緩走過來的蕭玉等人,不由臉現驚喜,一群女人笑嘻嘻的涌了過來,頓時將蕭玉圍在其中,唧唧喳喳的笑鬧個不停。

    突如其來的聲波攻擊,讓得措不及防的蕭炎腦子猛的涨大了一圈,目光在這些年輕貌美的女學員臉上掃過,看著她們那驚喜的神色,蕭炎發現,蕭玉似乎在學院人際關系很是不錯。

    “哎呀,拜托你們,矜持點好不好啊。”哭笑不得的將幾個不斷往身上貼的損友推開,蕭玉無奈的道。

    “玉兒,兩個月不見,豐滿了好多呢,老實交代,是不是…嗯?”一位有著一張秀麗臉龐的女子,手掌偷偷的在蕭玉胸前摸過,然后貼在蕭玉的香肩上,戲謔道。

    一旁,蕭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望向蕭玉的目光,莫名的有些詭異起來,你這些朋友。怎么都象是女色狼呢?

    “滾,淫女!別在我這發浪。”俏臉有些暈紅的將懷中的女子推開,望著又有別地女子打算撲上來。蕭玉趕忙退后了一步,指著蕭炎等人,趕忙介紹了一遍,這才分開了這些女人調戲的心思。

    “嘻嘻,好漂亮的小美人。”目光在薰兒與蕭媚身上掃過,兩女出色地容貌不出意外的讓得這些女人驚嘆了一番。

    目光慢慢轉移到一旁的蕭炎身上,至于蕭寧。因為與蕭玉是親姐弟的關系,倒是被這些女人幸運的無視了過去。

    蕭炎雖然年齡較蕭玉要小上兩三歲。不過經過這一年多地苦修。個子已能和蕭玉相平。臉龐雖然略微有些清秀。可眉宇間。卻是詭異地有著一抹與年齡不相稱地成熟老練。這般有些沖突地視覺沖擊。卻是讓得這些女人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嘻嘻。好俊地小帥哥。玉兒。這是你表弟?不是親弟弟吧?老實交代。你有沒有監守自盜?”

    聽著這些女人當著當事人地面。竟然問出這種強悍地話題。饒是蕭炎心中如何淡定。嘴角也是忍不住地微微一抽。看向蕭玉地目光。越發地詭異。

    蕭玉聽著這群女人地調笑。一張俏臉也盡是羞惱與無奈。正當她準備解釋一下時。眼角卻是瞟見一道男子身影。正匆匆地對著這邊走過來。

    俏臉微微一變。蕭玉柳眉輕蹙。旋即展開。臉頰上浮現一抹似是羞澀地暈紅。嬌嗔道:“他和我沒有血緣關系。你們就別再取笑他了。他從小就臉皮薄。”

    “呃…”聞言。眾女一愣。望著蕭玉那從未有過地羞澀模樣。頓時面面相覷。她們本來只是開開玩笑而已。哪知蕭玉竟然還一本正經地出來解釋。而且這口氣…簡直象是在替情人解圍。

    薰兒幾人也同樣是被蕭玉這親昵地口氣弄得一愣,互相對視了一眼,滿頭霧水,什么時候蕭玉與蕭炎的關系,變得這么好了?

    站在一旁,蕭炎冷眼瞥著這女人的表演,嘴角一扯,剛欲直接開口拆穿,卻不料蕭玉眼疾手快的伸出玉手,一把攬住他的手腕,一只手掌親昵的替蕭炎將他衣衫上地灰塵拍去。

    “啊…”望著蕭玉這突如其來的舉动,周圍的人,頓時目瞪口呆,她們何時見過蕭玉如此對待一名男子?

    “蕭玉,你…好久不見啊。”就在眾人發呆之時,一道男子聲音,忽然的響起。

    聽著聲音,眾人偏過頭,一位身著灰白衣衫的青年,正滿臉笑容的站在身后,青年模樣頗為英俊,只是那燦爛的笑容,卻總是讓蕭炎幾人覺得有點虛假。

    蕭玉臉頰上的羞澀緩緩收斂,回轉過身,手臂依然挽著蕭炎,瞟了一眼青年,淡淡的道:“羅布啊,好久不見。”

    “呵呵。”笑著點了點頭,被稱為羅布地青年,目光似是隨意地看了看兩人挽在一起的手,望向蕭炎地眼瞳中,隱晦的閃過一抹寒意與怒火。

    “呵呵,這幾位,是帶來的嗎?”笑著走上前來,羅布含笑問道。

    “嗯。”隨意的點了點頭,蕭玉再次將蕭炎幾人介紹了一遍,微笑道:“我是帶他們過來測驗的。”

    “哦,這樣啊。”笑著點了點頭,羅布從懷中掏出一枚拳頭大小的紅色水晶球,揚了揚,笑道:“正好剛才若琳導師給了我一塊測驗水晶,就讓他們試試吧,其他的測驗水晶已經全部拿到前面測驗通道中去了,如果不用我的,就得再等一段時間了。”

    聞言,蕭玉略微遲疑,方才點了點頭,偏頭對著蕭炎柔聲解釋道:“這測驗水晶很簡單,只要實力到達了八段斗之氣,它就會自动發亮,那樣,你們就通過了初步測試。”

    “放手吧!”蕭炎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

    “哦。”蕭玉笑吟吟的點了點頭,極為乖覺的放開雙手,而望著她這副乖巧模樣,那位名叫羅布的青年,握著水晶球的手掌,猛的捏紧了許多。

    “薰兒你們先試吧。”揉了揉被蕭玉抓得有些通紅的手腕,蕭炎對著薰兒笑道。

    微笑著點了點頭。薰兒與蕭媚,蕭寧三人率先上前,手掌在水晶球上停留了片刻。待得水晶球發光之后,便是退了回來。

    見到三人成功,蕭炎也是上前隨意地摸了摸,同樣是取得這般效果。

    “放心吧,若是沒有到達通過界限,我也不會自作主張帶他們进來。”望著四人成功,蕭玉淡淡的道。

    “呵呵。不是不相信你,只不過這是規矩。”沖著蕭玉歉意的笑了笑,羅布收好水晶球,手指指向外面那些在烈日下席地而坐地男女,對著蕭炎幾人笑道:“恭喜你們通過初步測試,現在,便請幾位在外面呆上半個小時吧。”

    “羅布,你這是什么意思?”聞言,蕭玉柳眉一豎,滿臉冰霜的冷喝道。

    “蕭玉。你也是老學員了,應該知道這是錄取時的規矩,呵呵。現在的新學員脾性越來越浮躁,所以在錄取之時,挫挫他們的銳氣,有利他們日后在學院的生活。”羅布笑道。

    “哼,羅布,你對那些無知新生說這些。我也懶得管你,不過你少把這些爛規矩用到我帶來的人身上!”蕭玉冷冷地道。

    “這是規矩。”

    羅布嘴角一抽,蕭玉如此不給面子的在眾人面前叱喝他,也讓得他心中有些怒氣與酸意。

    “羅布,你還是別搗亂了,你其實也清楚,這些規矩,可有可無而已,何必鬧成這樣?”旁邊的眾女。也是有些瞧不慣這家伙拿著鸡毛當令箭的舉动。都不由皺眉道。

    “呵呵,抱歉。他們是在我手上通過測試的,按照規定,這段時間內,我應該暫時管轄他們。”羅布燦爛的笑道,瞧著蕭玉又欲發怒,他話音忽然一轉:“好吧,看在你的份上,他們不用全部出去,就讓一個人代表吧?呃…我看看,就讓…就讓這位小兄弟出去吧,呵呵,反正一個大男人,也不用怕被曬黑。”羅布的手指在幾人身上緩緩移過,最后笑著停在了蕭炎面前。

    蕭炎輕抬了抬眼,淡淡的望著面前這滿臉笑容的青年。

    “滾開,蕭炎他不會出去,我自己會去找若琳導師說,不用你在這里指手劃腳!”性感長腿朝前一邁,蕭玉擋在蕭炎面前,冷聲道。

    “喲呵,羅布大哥,你這邊似乎出了些問題啊?”就在幾人糾缠不休之時,帳篷阴影中又是笑嘻嘻地涌出一群男子。

    “沒什么,只是這位新生不愿意出去曬曬而已。”羅布裝好水晶球,隨意的笑道。

    “嘿,好久沒遇見過這么囂張的新生了,羅布大哥,需要我們幫忙么?”聞言,一名胸口上繪一枚金星地青年,沖著羅布嘿嘿發笑,笑容中有著一抹討好意味。

    笑著點了點頭,羅布望著俏臉阴沉的蕭玉,略微沉吟,忽然笑道:“這樣吧,不出去就不出去,不過畢竟外面還有這么多新生看著,如果偏偏他們幾人不出去曬曬,恐怕別人心里也會有些不樂意。”

    說著,羅布拍了拍身旁那名青年的肩膀,沖著蕭炎笑道:“既然你不想出去,那便與戈剌切磋切磋吧,當然,不需要你打敗他,只要你能在他手中坚持二十回合,那就行。”

    聞言,蕭玉身旁的眾女,頓時對著羅布怒叱了起來,看現在的情況,她們也是看明白了,原來這家伙是在吃蕭炎的醋,并且還打算公報私仇。

    與眾女地怒叱想比,蕭玉卻是詭異的沉默了下來,微偏過頭,眸子注視著蕭炎,她清楚現在蕭炎的實力,絕對不會比她弱,對付一名一星斗者,并不困難。

    沒有理會蕭玉的注視,蕭炎淡淡的盯著面前那滿臉燦爛笑容的羅布,漆黑的眼眸中,掠過點點寒意,他本來并不想多事,可這家伙卻是偏偏要狗仗人勢,不斷相逼。

    “嘿嘿,來吧,小子,讓我來教教你如何尊重學長,不然以后在學院里吃了虧,還得怪我們。”那名叫做戈剌的青年,上前一步,對著蕭炎不懷好意的笑道。

    緩緩地吐了一口氣,在眾人地注視下,蕭炎無奈的聳了聳肩,上前兩步,在行至蕭玉身旁時,忽然手臂一伸,狠狠地攬住那柔软的纖腰,將之勒进懷中。

    被蕭炎驟然偷襲,蕭玉先是一愣,紧接著俏臉布滿暈紅,考慮到羅布在一旁,她只得停止掙扎,恨恨的咬著一口銀牙,心中不斷的詛咒著這竟然在大庭廣眾下占自己便宜的家伙。

    蕭炎的這般舉动,在讓得附近的眾女再次目瞪口呆時,也使得羅布的臉色,瞬間阴沉,他偏過頭,對著戈剌阴聲道:“下手重點!”

    聞言,戈剌阴笑著點了點頭。

    一旁的薰兒三人,望著這兩人詭異的舉动,都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是利息。”手掌留恋般的在蕭玉腰間輕摸了兩把,蕭炎在其耳邊輕聲冷笑道。

    說完之后,蕭炎也不看俏臉羞紅的蕭玉,主动的放開手掌,扭了扭脖子,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緩緩走向那正阴測測盯著自己的戈剌。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