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節

    我們正在焦急等待著配型結果,這時,申伯伯突然沖了进來。

    "敏兒!你到底在干什么?!"伯伯氣急敗壞地朝敏兒大喊到。

    "爸爸……"

    "你知不知道強迫別人做配型是犯法的!"

    "爸爸!宇釋不是別人,他是宇夜的弟弟!是最有機會救宇夜的人啊!"

    "可是……"申伯伯深深地嘆了口氣,"現在的情況很特殊啊,宇釋根本就已經不記得宇夜了……"

    "但即使這樣!他們兄弟之間的血緣關系還是存在的啊!"敏兒含著眼淚偷偷地看了我一眼,繼續跟自己的爸爸"爭辯"道。

    "是的,伯伯,"這時,我意識到自己應該站出來說點什么了,"我相信如果宇釋沒有失憶的話,他也會這樣做的……"

    "可是,孩子們,問題是現在宇釋什么都不記得了,我們……"

    "伯伯,我相信宇釋一定會恢復記憶的。如果那時宇夜真的出了意外,而宇釋得知自己并沒有為哥哥出一點力的話,他會痛苦一輩子的——"

    "……"

    我和敏兒都沉默了。

    申伯伯嘆了口氣,沒有再說什么,而是默默地走開了。我們知道,他已經默認了我們的做法,而他,也愿意為此承擔一切后果……

    望著爸爸的背影,敏兒的眼淚流了出來。

    我知道該是我安慰她的時候了——我輕輕的走到她的面前,和她紧紧地擁抱在了一起……

    整個夜晚,整個醫院所有的人和設備都在為宇夜一個人忙碌,一切都在焦急地等待中,直到配型結果終于出來了——然而這個結果對所有的人來說都是當頭一棒……

    意外的配型結果

    "什么?!配型沒有成功!?怎么會這樣?不!不會的!不會的……"敏兒不敢相信這個結果,哭喊著搖著頭。

    "……敏兒,不是每個兄弟之間的配型都一定會完全合適的,有的時候,很可能一對陌生人之間的配型能夠成功而親生父子之間的配型卻會失敗……我們只是說兄弟之間的成功希望會高一些……但是現在……"

    聽到這話,一向坚強的敏兒癱坐在了地上。

    "嗚嗚嗚……那怎么辦啊?!該怎么辦啊?!申伯伯,求求你救救宇夜吧……"

    "曉悅……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全力的。我們正在聯系可能有腎源的醫院,希望盡快有合適的腎源,好盡快給宇夜做手術……"

    "那現在該怎么辦?"元暢把我扶到一邊,焦急地問到。

    "現在……我看你們還是先休息一下吧……"申伯伯低聲回答到。

    這是一個多么讓人泄氣的回答啊……我們竟然都不能再為宇夜做任何事情了……

    休息?怎么休息呢?!找不到腎源誰又有心情休息呢……

    這個世界上的事情還真是諷刺啊……千辛萬苦地找到了宇釋,他卻失去了記憶,坚定不移地相信宇釋的腎臟能夠救活宇夜,然而這對親兄弟的腎臟配型卻未能成功……

    我們總是看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希望,然后又看到希望一個又一個地破滅……

    難道,這就是人生么……

    第二天早上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亮了,蒼白的阳光從玻璃窗照射进來,在地面上形成了一道冰冷的白——看來人的心情還真是會影響周圍的事物……

    "你終于醒啦?"

    嗯?是元暢的聲音?!

    我"噌"地跳了起來。

    "我……我不會是一直睡在你的腿上吧……"我十分難為情地說到。

    "廢話!豬一樣的家伙,還真是會找地方睡!"元暢抱怨著站了起來,泡咖啡去了。

    (#-.-)我可真是沒用,還說要整夜守在宇夜身邊呢,結果還是睡著了,而且還一直睡在元暢的身上……呼……慘了,我一定害得人家一夜都沒睡吧?我這個笨蛋……

    唉?不過那小子的腿怎么沒有麻掉呢?真是奇怪,按理說他的腿應該麻掉不能动的啊,怎么回事……

    我還在為這種毫無意義的小事奇怪,突然,柏霖那個莽撞的小子"叮叮當當"地沖了进來——呃,也許"叮叮當當"是不能這樣用的,可當時的情景我似乎只能用這個詞來形容,因為柏霖實在是太急了,我只覺得他沖进來的時候撞得什么都響了起來。

    "你們兩個怎么還在這里啊?!出……出大事啦——"柏霖氣喘吁吁地喊到。

    什么?!又出什么事啦!?我的上帝啊!我現在已經精神衰弱了好不好,一到要出事了我就兩腿發麻站都站不穩了。

    "到底出什么事啦??"元暢馬上放下手里的咖啡跑了過來。

    "……先……先讓我坐一下下哦……"

    "還坐個P——"我一腳就把那小子給踹了起來。可惡啊,人家都要急死了,他還要坐一下,真是討厭死了!

    "你兇什么啊!?我為了找你們都累死啦臭丫頭!"柏霖委屈地大叫了起來。

    "你們兩個家伙還真是麻煩!都別吵啦!快說怎么回事吧!"元暢不耐煩地把我推到了一邊。

    "重大消息——"柏霖這才激动地大聲說到,"宇夜馬上就可以做手術啦——"

    "什么——?"我和元暢一起吃驚地大叫了起來。

    "怎么回事?柏霖你快說這是怎么回事?找到腎源了么?你快說啊——"我抱住柏霖的胳膊,拼命地搖晃!

    "唉呀你別晃啦!胳膊都要斷啦!"柏霖甩開我的手,接著說到,"真是不敢相信,竟然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又重新找到合適的腎源!你們一定想不到是誰為宇夜捐的腎!"

    "是誰——??"我和元暢又一次異口同聲,而且都瞪著大眼睛癡癡地等著柏霖說出是誰。

    "呵呵……"那小子欠扁地笑了笑,把腦袋湊近我們兩個,相當"認真"地說到——"你——們——猜——!"

    咣咣——我和元暢氣得一人給了那個臭小子一腳。

    哇呀呀!真是氣死人了,都什么時候啦,他還有心情玩什么猜謎游戲?!這個該死的柏霖,我真想把他掐死!

    "喂——!你們兩個干什么?有沒有必要這么默契啊!真是的……"柏霖十分不滿意地嘟囔著。

    "好啦!臭小子!你快說吧!都要急死人啦!"

    "……可惡,想知道就好好說嘛,這么暴力干什么!"柏霖拉著臉說到,"其實你們也應該想到啦,除了申敏兒,現在還有誰會這么做呢?!"

    "申——敏——兒——"

    汗……今天我和元暢還真是默契,總是动不动就一起喊了出來。

    "對呀,就是申敏兒。那丫頭昨天晚上趁我們睡著了,自己把工作人員叫醒做了配型試驗……真是想不到,那丫頭竟然配型成功了?!真是不可思議,連自己的老爸、兄弟都不合適,申敏兒她……唉?你們怎么這就跑啦?我還沒說完呢!唉等等我……"

    我和元暢已經沒有心思聽柏霖再說下去,而是迫不及待地朝病房跑去。

    天啊……我的腦袋一片混亂。真是想不到敏兒竟然和宇夜配型成功,難道這是天意么?!敏兒真的愿意把自己的一只腎臟捐給宇夜么?!——是的,這是不容懷疑的!能夠幫助心爱的人換回生命,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只是這幸福來得似乎殘酷了一點……

    我又在想,如果上天告訴我只要我交出一只腎臟,就能讓宇釋的記憶恢復,我愿意么?——不用猶豫!我一定會立刻答應!甚至愿意立刻把刀子插进我的腰里……是的,只要不要我的命,讓我付出什么都可以。因為我還要留著我的命和宇釋一起尋找我們的幸福呢……

    一定不會有事

    我們跑到宇夜病房的時候,里面已經一片混亂了。醫生護士們都在為宇夜做手術前的最后準備。我發現夕美正怯怯地站在一旁發抖,連忙把她拉了過來。

    "曉悅姐姐——"夕美一看到我就撲到了我的懷里。這個可憐的小家伙,此刻我已經分不清她是在哭還是在笑了。我知道,她一邊是在為敏兒和宇夜的配型成功高興,一邊又是在為他們兩個人的手術擔心。

    "別哭了,夕美,敏兒呢?敏兒在哪?!"我焦急的問到。

    "在隔壁……在隔壁的病房,也在做手術前的準備……"

    "元暢,幫我照顧夕美,"我把夕美送到元暢懷里,不顧一切地沖到了隔壁病房。

    我看到敏兒已經換好了手術服,正面帶微笑地躺在床上,沒有一點恐懼和憂傷,而是那么的快樂和興奮。我的眼淚"唰——"地流了下來……

    "敏兒啊,"申伯伯的眼睛紅紅的,握住女兒的手,"你真的決定了么……你真的決定這樣做了么……"

    "是的,爸爸,"敏兒抬起一只胳膊幫爸爸擦干了眼角的淚痕,"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申伯伯意味深長地嘆了一口氣,"那爸爸也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你是我的驕傲!敏兒,等手術結束了,爸爸就送給你一次北歐度假……"

    "真的么?說話算數哦!老爸,我真是太爱你了!"敏兒開心地搂住了申伯伯的脖子。申伯伯的眼淚悄悄地流了下來。

    "放心,爸爸不會讓你有事,一定沒事的……"

    我這才發現,原來申院長正穿著手術服,看來,他是決定親自為他們做這次腎臟移植手術了……

    "曉悅,"敏兒這時才發現了站在門口流淚的我,"快點過來!"

    我擦了擦眼淚,來到敏兒的床前。

    "對不起哦,曉悅,我昨天晚上點得太重了,害得宇釋到現在都沒有醒……"

    (#--)……都什么時候了,這丫頭還說這種話。算了,就當作宇釋倒霉吧!再說,讓那小子多睡一會兒還能給大家減少一點麻煩呢!

    "敏兒,別胡說,是你救了宇夜……"

    "呵呵,我真高興是我,而不是宇釋……你明白么,曉悅?"

    "嗯!"我用力地點了點頭,"是的,我全都明白……全都明白……"

    "哦對了!差點忘記了……"敏兒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神情認真地在枕頭下面摸了起來。

    "敏兒,"我好奇地瞧著她,"你在找什么啊?你需要什么東西我幫你找好啦!"

    "呵呵,"敏兒神秘兮兮的笑了笑,"一會兒你就知道啦!——呀!在這里!找到了!"

    "這……"我吃驚的盯著敏兒遞給我的東西——啊!是"天堂護照"唉!!是敏兒許下心愿的天堂護照唉!

    "敏兒!"我激动的叫了起來,"難道你10件好事都做到了么??"

    "嗯!"敏兒十分驕傲的朝我用力地點了點頭。

    "哇——你好了不起啊!你真的太棒了!沒想到我只離開了幾天,你就都做到了!"

    "呵呵,那你呢?曉悅,你的做到了么?"

    "我……"我的臉紅了,心里又內疚又自責,"還差一件呢……"

    "別急!就差一件了!很快就要成功了!加油!"

    "嗯!我一定會的!"我坚定地答應到。

    "曉悅……"

    "嗯?"

    "一會兒手術的時候,請把這個放在宇夜的枕邊,好么……"我發現敏兒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里面一閃一閃的……我的心里一陣酸痛。

    "嗯,我一定會的……放心吧。"我哽咽著,小心翼翼的接過敏兒手里的"天堂護照"

    "曉悅,還有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答應我!"敏兒的表情突然嚴肅了下來。

    "嗯?什么事情……"

    "手術結束后,千萬不要讓宇夜知道是我把腎臟捐給了他,好么?"

    "這……我明白了,敏兒……"我會心地朝敏兒微笑了一下,敏兒也把她最阳光的笑容"回贈"給了我。我們兩個第一次這樣默契地把手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我明白,我真的可以明白敏兒的心情。如果是我的話,我也希望宇夜不要知道我為他所做的一切——因為我爱他,我也希望他能夠在將來的日子里爱我……然而我絕對不希望爱情變成同情和感恩,特別是在爱情還沒有誕生的時候……

    呼……我多么希望不用我說,宇夜就能深深地感受到敏兒對他的爱呀;多么希望在將來的日子里,宇夜也會爱上敏兒……我相信,宇夜早晚會知道敏兒的好……也相信,敏兒對爱情的執著和真誠一定會得到回報……

    手術的時間到了。

    我在宇夜被推进手術室的前一秒鐘,把阿姨交給我的護身符和敏兒交給我的天堂護照一起偷偷地塞到了宇夜的被子下面。現在我開始在心里默默祈禱,祈禱宇夜和敏兒都不會有事……我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祈禱,包括元暢、夕美、柏霖,還有剛剛趕到的宇夜的爸爸,還有醫院里所有的人……而且我也坚信,如果宇釋醒過來的話,他也一定會跟我們一起祈禱的……

    宇夜——

    敏兒——

    你們一定不要有事……誰都不要有事……

    等待奇跡

    漫長的手術期間,我們誰都沒有離開過,全都神經紧繃地盯著手術室門上的信號燈。

    我看到夕美和柏霖一直紧握著對方的手,心里一陣感动。真是為他們高興啊!當初號稱超級花花公子的柏霖現在竟然變得如此的專一和体貼,而那時還為爱情尋過短見的夕美,現在顯然已經成為我們這里最幸福的人……

    我還在想象著,如果手術室里面的宇夜和敏兒也是手拉著手,那該有多么浪漫啊!

    (#--)……呃,真是服了我自己,這個時候還有心情胡思亂想!不過,我真的好希望他們有一天也可以手拉著手,像夕美和柏霖那樣相爱……當然啦,恋爱畢竟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一廂情愿都沒有用,他們之外的任何一個殷切祝愿也都沒有用……到底有沒有緣份,只能等待他們健健康康地從醫院里走出來,開始了正常的生活之后,才會有答案。也許到那時,生性急躁的敏兒和冷若冰山的宇夜真的會發生什么浪漫有趣的故事,也說不定呢……

    想到這,靠在元暢身上的我,竟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所有人都把奇怪的目光轉向了我,我連忙假裝咳嗽了幾聲,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白癡,你怎么了?"元暢皺著眉頭,低聲問我。

    "我?……呵呵,沒事……"我敷衍著說到。

    元暢瞇著眼睛打量了我一番,便轉過頭不再搭理我了。

    說實在的,雖然元暢那家伙嘴巴臭脾氣兇,其實還是一個蠻可爱的男生……要不然的話,怎么會有那么多女孩子瘋狂地崇拜他呢?不過,我們班里的那些女孩子太兇了,也太花癡了,根本就配不上元暢嘛!而且,還不知道元暢到底喜歡什么類型的女孩子呢……呃,對!有時間一定要問問他,我還真是好奇呢!不管怎么說吧,我相信元暢也一定會找到他自己的心爱女生,也許就在明天呢!到時候,我可要看看什么樣的女生才能制服元暢這個臭脾氣,呵呵……

    (#--)……暈,我又一不留神笑出了聲。大伙的目光又一次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曉悅姐姐,你沒事吧?"夕美關心地問。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