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節

    "白癡,"安元暢又恢復了他總是欺負我的本來面目,"你有沒有那么笨啊?!拿那張CD給宇釋聽,說不定他聽了之后就會回憶起你們過去的事情。"

    "啊——!"我興奮得大叫了起來,"對哦!那次節目誰聽了都感动得淚流滿面,我想宇釋一定不會一點感覺都沒有的!——元暢啊!你真是越來越聰明了!真是受到了我的傳染啊!哈哈哈哈……哎喲!"

    咣——一只碩大的拳頭直直的向我砸了過來。

    哭泣的CD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元暢又一次來到了千島便利店。

    "嗨……早,早上好。"我十分別扭地走上前跟正在收銀臺前準備開張的宇釋問了一聲好。呼……真的好別扭啊,簡直就像兩個普通朋友之間的問候——不過我們現在真的就已經只是普通朋友了……

    聽到我的聲音,宇釋抬起了頭,面無表情地瞧了我和元暢一眼,"你們怎么又來了?——妈!"然后轉身朝屋子里面大聲喊到,"你那個小帥哥朋友又來找你啦——"

    咚咚——

    我和元暢雙雙栽倒在地上。

    "拜托——"我欲哭無淚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我們……我們是來找你的啊!"

    "找我?找我干什么?"宇釋皺了皺眉頭瞧了瞧我們,然后調皮地把腦袋伸到元暢的面前,"壞壞"地說到,"怎么?怕我干涉啊?——我可是很開明的哦!絕對不會介意你和我老妈交往的!"

    大汗……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就因為昨天阿姨無奈地說元暢是她的朋友,就被這小子給誤會了??——MyGod!好亂啊!!

    "韓宇釋!你亂講什么呢?臭小子,少給我裝瘋賣傻的!"元暢氣呼呼地說到。

    "喂,"宇釋的臉突然沉了下來,"不要以為你和我老妈在交往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樣。如果你再叫錯我名字的話,我可就要不客氣了!"

    "不客氣?!"元暢也發起火來,"你小子要是再敢跟我胡言亂語!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喂喂!"我的妈呀,這沒說兩句又吵了起來,這可怎么是好啊!?我連忙上前拉住了元暢,"別這樣啦元暢!消消氣吧!消消氣嘛……"

    "小宇——你又在吵什么?"正在這時,阿姨從里面的樓上走了下來。看到我和元暢也在,阿姨立刻露出了好看的笑容,"曉悅,元暢,你們怎么來了?"

    "阿姨,早上好。"我連忙禮貌地跟阿姨問好。

    "伯母!"元暢十分郁悶地朝阿姨投訴,"這個小子真是太不像話了!真不知道他怎么變成這個樣子?!"

    "喂!你這個家伙,"聽到這話,宇釋很不滿意地推了元暢一把,"你在說什么呢?!想挨揍么?!"

    "你這個混球……"

    "好啦好啦!"暈,這兩個小子碰到一起就吵架,這回就連阿姨也看不過去了,"你們兩個不要吵啦!都跟我到樓上去!——小香,"阿姨轉過頭朝正在里面整理貨架的一個小姑娘喊道,"看一下店子!"

    "哦,知道了。"小姑娘用不大流利的漢語回答到。

    我們跟著阿姨上了樓。

    "曉悅,你們今天來有什么事情么?"

    "哦,是這樣的,"我有點激动地從包包里拿出了那張CD,"阿姨,我們想給宇……不對,是小宇,給小宇聽點東西。"

    呼……我也不敢再叫他宇釋了,生怕那小子又激动起來,只好也學著阿姨的樣子叫他小宇。還真是別扭。

    "是這樣啊,那好的,你放进去吧。"阿姨熱情地幫我打開了CD機。

    我用顫抖的手把碟片裝了进去,然后深呼一口氣,按下了"play"鍵。

    一陣嘈雜聲過后,CD機里傳出了我在霏霏姐那里錄制的《我的麻煩男友》廣播節目。

    我們四個人認真地坐下來安靜地聽著。

    唉,不知道為什么,每一次聽到這期節目的時候我都會忍不住要哭。那些回憶實在是太美好了,美好得讓人不忍心去回憶……過去聽的時候,我都是一個人獨自悲傷,因為宇釋并不在我的身邊;而現在,雖然宇釋就坐在我的身邊——離我那么那么的近——卻讓我更加心痛。因為這個宇釋已經不再是過去的宇釋,他已經完全忘記了我們過去的種種美好,甚至連我,也被他從記憶里剔除了……

    元暢聽的很安靜,從頭到尾沒有說一句話

    ;比較激动的是一旁的阿姨,她一直哭個不停……我可以理解她的激动——很少母親有這樣的幸運,能夠知道自己兒子在恋爱中的所有幸福故事,她一定在為宇釋開心——同時也在為我們傷心……

    我一邊不停地抹著眼淚,一邊時不時地偷偷觀察宇釋的表情——他一直很嚴肅,異常認真地聽著CD……

    有好幾次,我都有沖动想要拉住他的手——和宇釋手拉手回憶我們過去的甜蜜,一直是我最大的心愿。但我還是忍住了。我在等待,等待CD放完之后,宇釋會主动地拉住我的手,深情地說到:"曉悅,原來你就是……我夢中常常出現的那個人……"

    想到這,我的心弦一下子紧繃了,我好害怕,害怕他聽完之后仍舊什么都記不起來……我真的好怕……宇釋啊,求求你快點"回來吧",哪怕你還是不能馬上想起我是誰,但至少要記得這些故事都是你所親身經歷過的啊!至少,也要記得我們的20號摩天轮啊……宇釋,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的腦袋都要爆炸了,如果你還是沒有一點反應,我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宇釋……

    突然,我感到有一只溫暖的大手抓住了我冰涼的小手——是元暢……

    我轉過布滿淚痕的臉,看到了元暢真摯而又坚定的眼神。我知道,他是想要告訴我要坚強,要相信宇釋一定會"回來"的,他一定會想起他的曉悅的。

    我無限感激地回復給元暢一個微笑,元暢這才放心地松開了我的手,幽幽地轉過了頭。

    元暢,謝謝你……你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給我最溫暖的爱護,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CD放完了,第一個沖過來抱住我的人是阿姨,她紧紧地把我抱在懷里,一邊哭一邊說到,"曉悅啊,真想不到你們兩個擁有這么美好的回憶,阿姨真是為你們感到高興。放心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會好起來的……"

    "嗯!我知道,阿姨……"

    我和阿姨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喂,"這時,元暢走到了宇釋的面前,"小子,這回總該想起什么事情了吧?"

    一直沒有作聲的宇釋這才站了起來,緩緩地抬起了頭——

    啊——!天啊!我的宇釋哭了!!他哭了!!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他一定是記起了我們在一起的時光!他一定記起來了!

    我也激动地跑了過去,瞪著湿漉漉的大眼睛望著宇釋,等待著他深情地叫一聲我的名字……

    宇釋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元暢一眼,無比深情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天啊!!我的宇釋說對不起?!他一定是想起來了!一定是的!!

    我們幾個人都萬分激动地等待著宇釋接下來的話。

    只見宇釋哽咽了幾聲,突然間抓住了我和元暢的手:"對不起!原來你們是電臺DJ啊!?我還以為你們是騙子呢!真是太對不起了!——這個故事真是太好了!太感动了!嗚嗚嗚……待會兒一定要在我們店子前面留張影。我們這里還從來沒有來過国內的名人呢!嗚嗚嗚……真的好感动啊……"

    咚咚咚咚——

    我們幾個人全部栽倒在了地上。

    〒▽〒上帝啊!不用這么耍我吧?!開什么玩笑!?該死的韓宇釋,你才是DJ呢!!你這個大白癡!你怎么還是想不起來啊!?你想氣死我么!?!嗚嗚嗚……我——要——瘋——啦——

    "嗯?你們都是什么表情啊?"宇釋莫名其妙地看著欲哭無淚的我們三個人,納悶地說到,"真是奇怪……好啦!我先不招待你們了,樓下還有生意要做——妈,你自己招待你的明星朋友們吧!千萬別忘了拍照哦!"

    說完,那小子樂顛顛地跑到樓下去了。

    我們三人徹底無語了……

    兩只小豬

    "怎么辦啊,元暢,好像根本就一點作用都沒有嘛,那小子真的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中午,我和元暢坐在千島便利店對面拉面館里靠窗的座位,一邊有一口沒一口的吃面,一邊呆呆地望著馬路對面的便利店里收錢收得不亦樂乎的韓宇釋。

    "真是奇了怪了……"元暢一只手托著下巴好奇地觀察著不遠处的宇釋,一邊用筷子頗有節奏感的敲著面碗,"我過去怎么沒發現那小子這么有經濟頭腦啊,竟然還學會做生意了……"

    "嗚嗚嗚……那還不都是繼承了我的智慧!"暈死!都什么時候了,我還爭這個干什么?真是服了我自己!

    "……這樣看來,還真是難辦……"

    "嗯?"聽到元暢這樣說,我手里的筷子一下子掉到了桌子上,"元暢,你說'難辦'是什么意思?你是說我沒有希望了么?——〒▽〒……你是不是不愿意幫我啦?——不要啊!如果連你都不幫我了,那我就不要活啦!〒▽〒……"

    我一邊說,一邊抱著元暢的胳膊大哭了起來。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呢瘋丫頭!起來!快起來!人家都看著呢!別給中国人丟臉!快點給我起來——"元暢郁悶地把我推了起來。

    "〒▽〒……那你還要不要幫我?"

    "可惡,我什么時候說不幫你啦?白癡——"

    "啊?這么說你還會幫我啦?!"我高興的抹了把眼淚,"我就知道元暢你不會放棄我的!你是最偉大的!——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啊?"

    "我怎么知道?!再想辦法吧!先吃面……"

    "……哦。"我有點失落了。還以為那小子已經有辦法了呢,真是的……

    我一口一口地塞著拉面,其實根本沒有嘗到一點味道……我的心里還在想著馬路對面的宇釋:我真的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呢??宇釋明明已經就在我的面前了,可為什么我們卻像是兩個世界的人呢?這樣太不公平了,我歷盡千辛萬苦找到了他,而他,卻把關于我的記憶統統地拋棄了……宇釋,你太讓我傷心了┬┬_┬┬……

    "有啦——!!"

    〒▽〒拜托!!元暢這小子怎么也學我一驚一乍的啊?!真是嚇死人了,害得人家差點沒被拉面噎死!現在可好,整個店子里的人都不再吃面,全都盯著我們看呢!真不知道到底是誰給中国人丟臉了!

    "你叫什么啊?有什么事情就說嘛!大驚小怪的!"我埋怨到。

    咣——那小子面無表情地在我的腦袋上捶了一圈。

    "臭丫頭,我幫你想辦法你還挑三揀四,真是懶得管你了!"

    "啊?你想到辦法啦?什么辦法啊?!——嗚嗚嗚,好元暢!別生氣啦,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這種人一般見識……"這是什么世道啊,他一個大男生還得我來哄(─.─

    ……

    當天晚上

    MyGod!元暢的這個辦法行不行啊?我怎么覺得這么懸乎啊?

    "元暢啊,你覺得這樣做真的能讓宇釋想起我么?"我一邊小心翼翼地悄悄跟在元暢的身后,一邊擔心地問到。

    "白癡!不這樣做,那你有什么更好的辦法么?!"

    "我?——沒有……"

    "那就少廢話!——反正如果這次還不行的話,你就跟我回国吧,再呆下去也沒用了。"

    "什么?!"我激动地大叫了起來,"我才不要回国!我……"

    元暢連忙回過頭把我的嘴巴堵上了,"白癡!你找死么?那么大聲干什么?!這段時間這一帶正在宵禁,如果被人發現就慘了!不準再叫了,聽到沒有??"

    "嗯嗯嗯……"我連忙拼命點頭。

    呼……元暢總算是把手松開了——天啊,他也太用力了,害得我差點窒息了。

    "反正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會一個人回去的!"我繼續坚定地小聲說,"既然我已經找到了宇釋,我就不會再和他分開!"

    元暢沒有回答,而是默默地繼續帶著我往前走。

    "元暢啊,"我一邊摸著黑往前走,一邊輕聲抱怨到,"為什么一定要找晚上啊?白天不行嗎??"

    "白天行啊,可是你不來!"那小子拽拽地說到。

    "嗯?什么嘛!那是因為你不陪我來嘛!"

    "白癡,你一個人丟臉就夠了,我干嘛一定要陪你一起丟臉啊!"

    "你……"

    可惡,本來我是想下午的時候來的,可是那小子竟然說什么都不愿意陪我。呼……現在身在異地,語言不通,而且宇釋又不認識我了,這種時候如果他不陪我,我一個人怎么敢來啊??郁悶……

    午夜已經來臨了,這里的小店子基本都關了門——這可不像是在札幌市中心,徹夜燈火通明的,這里只是札幌邊緣的一個小地方,小得可以忽略不計,不到11點鐘,街上就基本沒有什么人了。更何況這段時間當地警方正在實行宵禁,所以,天一黑,基本上就看不到人了。

    我和元暢繞到了千島便利店的后面,宇釋和阿姨就住在樓上。這個時候,整座樓都很少有亮著燈的窗子,估計大家都已經睡覺了,就連走在我前面的元暢也不停地打著呵欠。

    呼……這個地方一到了晚上就烏漆抹黑的,連個人影都沒有,真是嚇死人了。

    現在,我們兩個正一點一點地朝宇釋的窗子下面靠近。一步,兩步,三步……可得小心點啊,地上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千萬別不小心踩到貓貓狗狗就不好了。

    "喂,你們兩個干什么呢?"

    哇呀呀——!嚇死人啦!!怎么還有人說話啊?!!

    我和元暢差點就被嚇得喊了出來!我們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抬頭一看——(─.─

    暈,韓宇釋那個奇怪的小子正托著下巴趴在阳臺上瞧著我們呢,而且身后連燈都沒開,真是太變態了。

    "該死的……"元暢氣呼呼地抱怨到,"你這個死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覺,鬼一樣趴在阳臺上干什么啊?!"

    宇釋壞笑了一下,"看星星啊!"

    "星星??——大哥,今天阴天好不好?!哪有星星給你看啊!!"

    "誰說沒有?"宇釋拽拽的指指我們兩個,"眼前不就站著兩只傻乎乎的大猩猩嘛!"

    "什么?!"完了,這回元暢可要被激怒了,"死小子你不想活了么?!有本事你給我下來!你……"

    "元暢!元暢——!"我連忙拉住了正要沖上去的元暢,"別和他一般見識,那小子腦袋不好使了,你別跟他計較啦!元暢——"

    ……哎,真是愁人,這兩個人怎么見面就要打架啊!

    "喂,你們兩個到底要干什么啊?"這時,宇釋不耐煩地問到。

    "哦,是這樣的,"這樣仰著脖子說話還真是辛苦啊,"我……我想給你唱支歌……"

    暈倒……這樣說出來還真是挺難為情的哦……

    只見樓上的韓宇釋和我身邊的安元暢的表情分別為——(⊙.⊙)a(─.─

    ……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宇釋十分不敢相信地又問了一次。

    "我……"我的臉蛋一定紅得像個猴屁股了,不過幸好這里這么黑,看不到。"我說,我想給你唱歌……"

    "啊?你沒毛病吧??大半夜的唱什么歌啊?想唱明天白天再來吧!真是的,神經病。"

    汗……明明是他自己神經出了毛病,還說人家是神經病,真是受不了(─.─

    ……

    "不嘛!我,我白天的時候不好意思……所以,求你讓我現在唱吧,求求你了……"

    我的臉皮還真是夠厚(#--),我又不是歌星又不是美女,竟然大半夜的站在樓下求別人聽我唱歌……〒▽〒曉悅啊曉悅,想不到你一代女中豪杰竟然也會落得如此丟人的下場,真是可悲啊可悲……

    不過,只要能幫助宇釋找回記憶,能夠讓宇釋重新記起我,丟人又算什么呢??就算是讓我丟胳膊丟腿甚至丟錢〒▽〒——我也認了!!

    "呃─__─……還真是沒見過像你這么奇怪的家伙……"宇釋皺著眉頭盯了我半天,"那好吧,你唱吧!——別唱太久哦,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哦?你同意啦?哈哈!那真是太好了!"我興奮得跳了起來,"那我現在就開始唱嘍——哎?"我突然想起了一直黑著臉站在我旁邊的元暢,開心地問到,"元暢啊,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唱啊?"

    "(╰_╯)去——死——!"

    切!不唱就不唱嘛!這么兇干什么?!別人想唱我還不讓唱呢!哼!

    我瞪了元暢一眼,轉過頭"咳咳咳"地清了清嗓子,準備開唱了——

    "宇……啊不!是小宇!——我現在要唱的這首歌其實是曾經你唱給我聽的,那天的情景也許你已經根本不記得了,然而它卻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中……現在,我也要為你唱一次這支歌,它給我帶來了無盡美好的回憶……我希望,聽到這首歌,你可以想起我……想起你的曉悅。"我哽咽了一下,眼睛深情地注視著宇釋,輕輕地唱了起來,"兩只小豬過家家一只當爸爸一只當妈妈它們想要乖娃娃……兩只小豬過家家爸爸工作忙妈妈家務棒燒出飯菜喷喷香……"

    "開個玩笑而已嘛,你用得著這么激动么?真是的。"

    "別动不动就跟我開玩笑,我跟你都不熟!"

    "唉呀你這個臭丫頭還真是沒良心啊,現在還跟我講這種話,難道一定要讓我吻你才算熟么?!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哇呀呀!!你真是討厭啦!!誰要你親?!少占我便宜!你知道本小姐的初吻值多少錢么你這個混球?!"

    "啊?又要跟我講價錢啊?那好吧,你開個價。"

    "咣——哼!臭小子!只可以我開玩笑!不可以你跟我貧嘴,聽到了沒有?!!?"

    "哇!我還沒有成為你老公呢,你就管這么多?"

    "哼……"

    "兩只小豬過家家一只當爸爸一只當妈妈……曉悅……讓我做你的男朋友好么?"

    ……

    我一邊唱,一邊回憶著我和宇釋過去的美好。我真后悔,后悔當時沒有立刻答應他,錯過了原本屬于我們的美好的爱情。

    突然間,我竟然想起了至尊寶叔叔的那句經典對白——曾經有一份真摯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于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男生說三個字

    :我批準——!!如果非要在這份合同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歌唱完了,眼淚也已經打湿了我的衣服前襟。

    "宇……"我望著樓上的宇釋,說不出話,只能紧張的等著他的答復……

    這時,從始至終微閉著雙眼一动未动的宇釋終于打了一個呵欠,睜開了眼睛,"你……你唱完了么?"

    我倒(#--)……又一個晴天霹靂——霹得我連站都站不穩了。

    〒▽〒不會吧??我唱得這么深情,難道這小子連聽都沒有聽么??他真是太過分啦!真是太不像話啦!〒▽〒失憶很了不起么!?失憶就可以這樣折磨我么?!我——要——瘋——啦——

    我"哇——"的一聲撲到元暢的懷里大哭了起來。

    "韓宇釋!你這個混蛋!"元暢似乎比我更加氣不過,"你小子真是太過分了!你怎么能這樣對曉悅?你還有沒有人性?!"

    "嗯?你說什么呢?!"宇釋顯然已經很不耐煩了,"我是因為晚上無聊才陪你們兩個玩了這么久的!不要得寸进尺哦!——哦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你們兩個偷偷溜进后院的時候,隔壁的就已經給警署打了電話。現在可是宵禁時間哦,你們還是快點溜吧,否則吃不了兜著走!"說完,宇釋拽拽地轉身进去了。

    "什么?!該死的!你給我出來!大不了我們單挑——"

    元暢話音剛落,不遠处便傳來警笛聲——而且這聲音正在迅速地向我們靠近。

    啊??韓宇釋那小子不會是說真的吧?!難道真的有人報了警?——〒▽〒不是這么倒霉吧??天啊,這是哪個歐吉桑or歐巴桑這么討厭啊?大晚上的不老老實實睡覺偷瞄我們干什么啊?!是不是全世界的老人家都這么喜歡多管閑事啊?!

    我和元暢還处在極度驚訝之中,這時,五六十個全副武裝的日本警察已經把我們包圍了,其中還有不少人正端著枪對著我們呢!

    妈妈呀!我從小到大除了在電視里可從來沒有在現實中見過這種場面啊?!沒想到這次日本之行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0⊙^⊙0⊙^……

    "……%¥-*((("站在最前面的一個首領打扮的中年人對我們嘰哩呱啦地講了一大堆,我自然是一頭霧水,什么都沒有聽懂。

    "元暢,他他他……他們在說什么啊,我我我……我好害怕啊……他們不會以為我們是恐怖分子吧……"我的兩條腿已經被嚇软了,現在,我幾乎是在用哭腔問元暢。

    "閉嘴!我怎么知道!讓我來跟他們解釋清楚!"元暢好"勇敢"啊!雖然額頭上已經全都是冷汗了,但說起話來竟然都沒有結巴!真是了不起!!

    "那個……*·-(*(*%%-所以……%¥#%%%……其實……*(**¥#·#¥……yousee??"

    暈……這小子聽日語還行,怎么說起日語這么爛啊??別說我了,就連日本人都聽不懂呢!這回可慘了,沒辦法,我們最終還是強行被帶回了警察署。

    又一個晴天霹靂

    嗚嗚嗚……

    曉悅我一直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連派出所都沒有去過呢,現在可好,明明是來日本找人的,卻改成了札幌警署一夜游!〒▽〒真是太慘啦……

    幸好元暢給宇釋妈妈打了電話,阿姨馬上趕來把我們保釋出去了,我們這才得以脱身。

    折騰了一個晚上,等我們回到酒店的時候,天都亮了。

    回到酒店

    剛邁进大廳,一位值班經理就朝我們跑了過來,嘰哩哇啦地跟元暢說了一大堆日文。

    元暢聽完,臉色瞬間變得非常難看,我的心一下子紧張了起來。

    "元暢,出了什么事?你們在說什么?!"

    "回房間再說!"元暢謝過了值班經理,然后飛快地拉起我跑回了房間。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著急地大聲問到。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感到心慌意亂,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剛剛夕美打來電話,好像是宇夜出了什么事情……"元暢一邊說,一邊急急忙忙開始撥電話。

    咚——

    我的心好像一下子掉到了谷底,整個人險些支撑不住就要倒在地上了。

    怎么回事?他說宇夜出了事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不要!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我要宇夜好好的,好好的!!

    "喂?夕美么?"

    這時,元暢已經撥通了電話,聽到元暢叫夕美的名字,我忙連滾帶爬地撲了過來——"元暢!我也要聽!讓我聽聽!!"

    元暢馬上改用免提通話。

    "夕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宇夜怎么了!?你快說……"我對著電話激动地大叫了起來。

    "曉……曉悅姐姐……"電話另一邊夕美哭了起來,而且已經到了哭得說不出話的程度了。我知道事情一定比想象中糟糕,這更是讓我心急如焚。

    "夕美,快點說!別哭了!"元暢也著急地喊到。

    "……元暢哥哥,曉悅姐姐……我哥的病情惡化了……醫生說……醫生說,說,必須要做腎移植手術……"

    腎移植手術?!!?

    我的腦袋如同被閃電炸開一樣,瞬間一片空白。我只覺得天花板突然破碎向我壓了過來,整個人便徹底沒有了知覺……

    當我再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正躺在元暢的床上,而元暢正一邊用肩膀頂著電話,對著電話嘰哩哇啦的說著一堆我聽不懂、估計日本人也聽不大懂的日語,一邊匆忙地收拾著衣物。

    我迷迷糊糊地從床上爬了下來,腦袋還在嗡嗡地痛。

    我還清醒地記得我昏倒前發生的事情——宇夜的病情惡化了。想到這,我的心里又是一陣刺痛。

    "元暢,你在干什么?"我虛弱地問到。

    看到我醒來了,元暢馬上三句兩句結束了這個電話。

    "我正在退房。我訂了3張今天下午的機票,我們立刻回国!"

    "嗯!"我用力地點了點頭。看來元暢和我想的一樣,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宇夜的病,其他的所有事情都要放一放了,包括宇釋……唉等等!他剛剛,剛剛好像說是3張票啊?!怎么回事?!

    "元暢,還有誰要跟我們一起走么!?"

    "還有宇釋。"元暢平靜地回答到。

    "什么?!"我吃驚的大叫了起來,"元暢你說什么!?宇釋跟我們一起走?!難道他已經恢復了么?!"

    天啊,怎么會這樣,會不會是因為哥哥的病情突然惡化,讓宇釋想到了什么呢?會不會是這樣呢?——但馬上,元暢的回答讓我的想法破滅了。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