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庸作品集

高庸作品集在線閱讀

高庸,男,臺灣武俠作者,1932年生于四川,其父乃四川省長,1949年前往臺灣。1960年開始創作武俠小說,現居夏威夷安度晚年。高庸受還珠樓主和金庸的影響極大,這種情況,他的創作不能擺脫二人的影子。1976年高庸退出江湖,轉而創作電視連續劇,成為一名響當當的編劇。

代表作品天龍卷》 《銹劍瘦馬》 《紙刀(旋風十八騎)

推薦作家

高庸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5本
  • 天龍卷

    梅姑娘去時快快,回來的時候卻好像變了一個人,步履輕盈,臉上還掛著欣喜的笑容。彩蝶般飛進敞廳,大眼睛左顧右盼,急急問道:“咦!姆媽呢?姆媽到哪兒去了?”  羅福應道:“夫人回后毛去了,稍等即出來。小姐請江少俠略坐,老奴告退。”…
  • 風鈴劍

    康浩驚然一震,急忙起身,含淚拱手:“小侄幼失怙恃,襁褓中蒙恩師收養,攜隱九峰山,二十年來親調衣食,撫養成人,師徒何異父子,恩師沉冤不白,小倒片刻難安……”  駱伯傖擺擺手,示意他坐下,感慨地道:“你心急師仇,內心的感受,我不難體味,但事關令師一生清白,在隱衷未明之前,報仇雪恨晨-蹴可成,咱們必須以舍生赴難的心情,冷靜地去發掘內情,切不可操之…
  • 血影人

    秦玉不知有他,坦然伸過左手,左賓一把接住,假作一陣捏摸,暗地低頭,向他掌心中仔細一看,果見秦玉手掌上掌紋模糊,顯然的確曾剝過表皮,鍛煉過血影功。  左賓此時,心里緊張,已達頂點,自知一個處置不當,害虎不成,必被所傷,他一顆心差一些要從口腔里蹦了出來,暗地里深深吸了一口氣,真力貫注指間,藉勢一把,早扣住了秦玉的“曲池”要穴。…
  • 俠義行

      黃衣劍手們歡聲雷動,紛紛摘下劍,向懸崖下拋去。  近百柄長劍拋落崖下,傳來“叮叮當當”的響聲,仿佛一首悅耳動聽的音樂。  就在這愉快的樂聲中,群雄拱手稱賀,殷殷道別,迎著燦爛的朝陽,踏上歸途——…
  • 殘劍孤星

    藍榮山被那冰冷玉指一扣,渾身力道盡失,駭然回過頭來,那萬毒教主田秀貞仍然端坐在椅上,含笑盈盈相望,好似未曾移動過。他連忙低頭,只見自己右腕脈門上,顯現起一圈烏黑指印,再一運氣,內腑一滯,真氣已無法提聚。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眾目睽睽之下,他堂堂一派掌門之尊,被人暗下毒手,連怎么被制的,也有些莫名奇妙藍榮山回頭望望身后華山弟子,沒有一…
  • 感天錄

      羅偉是誰?  他為什么成名時那么年輕?死得又那么匆驟而突然?  武林中人,為什么對他懷念不忘?祭奠的時候,又為什么要那樣詭密?  這些……是一連串難解的謎——…
  • 絕命谷

      梅三豐不禁沉思起來,稍停之后,打定主意,飛身登上神鴉崖,穿碧云峰,繞過昨夜來路而去。  數日后的一天傍晚,梅三豐來到“伏虎寺”,直入禪堂,面叩“果慧”撣師,密談終宵,次日梅三豐再進亂山,重過群峰,回到神鴉崖下,取出司徒雷給他的那個小包,內中一枚巨大的指環,他戴到中指上面,另外一張羊皮,上面畫著曲曲折折的道路和一處處的山峰,圖上起始…
  • 圣心劫

     夜幕緩緩從山腳下漫延過來,羅羽分握著兩位愛妻,內心一陣感慨,不覺自然仰吐了一口氣。  但,這并非憂郁之氣,卻是強壓在內心的渴盼之情,一朝得償,中心舒暢,他看看左,又看看右,心里默然忖道:“人生半百,都在憂患中度過,從現在起,應該多多補償感情上的虧欠了。”…
  • 香羅帶

      又有人道:“他本來準備與沈雪娥并骨偕亡,幸虧郭大俠使他改變了主意。”  “唉!情之一字,誤人太深了。”  “所以郭大俠看得透,寧愿浪跡訌湖,不肯被情所困……”  感嘆議論聲中,一線微光,又爬上了襄陽城頭。  黑夜逝去,又是白晝。  幾人能勘透宇宙的奧秘?  幾人又能擺脫情愛的困擾?  難!難!難!太難了………
  • 胭脂寶刀

    《胭脂寶刀》與《俠客行》、《短刀行》一個主題:武俠江湖里的屌絲一夜醒來,發現自己被人掉包成了高帥富,坐擁無限聲名和財富,這個冒牌貨要如何處理自己的命運?高庸確實比另兩位作家庸俗,別的不說,你把人家原主兒的老婆NTR就太過份了嘛…
  • 玉連環

    《玉連環》中,臥龍莊被毀,北宮被滅,繼而遭襲,西堡事變,一個個慘變皆起,一個個懸念疊加。環環相扣,神神秘秘,讓人欲罷不能,跟著桑瓊進入事件。到了快揭開謎底時突然急轉而下,吊足讀者胃口。不過高大俠把主角桑瓊塑造成一個大智大勇的人,在開頭似乎過了一點。桑瓊在開頭雖然慘遭家毀人亡,個性難免有些多疑。但是他的聰明和自負導致他疑心重…
  • 銹劍瘦馬

    唐百州將馬兒藏在竹林中,自己大步趕到莊口,只見那一個土混混早已逃進莊子里,所以,莊口吊橋,也已經收起來。  不用猜,這分明便是李長壽的莊園了,唐百州又想起飛龍禪師臨死前的神情,心中殺機已起,探手拔出“玄鐵劍”,也不再等候李長壽出莊見面,竟然提一口氣,踏著橋下的倒刺倒須仰天尖釘遙趨莊下。…
  • 血嫁

    醉丐的手虛垂下來,咽哽著道:“血海深仇是報了,卻賠上自己清白的身子和性命,這值得嗎?”  誰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大家只覺得這一剎那,腦海中已經空了,唯一還能感受到的,只是那縱橫滿臉,拭不盡的熱淚…
  • 鐵蓮花

    鐵羽也疾瀉當場說道:“我說過的話,一定做到……”毫不怠慢地,揚指凌空連點,只見白玉蓮嬌軀一聲幽幽長嘆。一陣震顫,像泄了氣的皮球似地。…
  • 紙刀(旋風十八騎)

    苗飛虎親自率領著三十六寨高手,一齊都追入雨過去了。  楊凡無奈,只得也跟了進去。  大伙兒擁進市道,果見前面隱隱有火光閃動,而且有紛亂的腳步聲響。  歐一鵬奮勇當先,迫了半里路光景,那火光和腳步聲越來越清晰,分明就在前面不遠了,只因甫道曲折,無法一眼望到盡頭。…
頂部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