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云作品集

陳青云作品集在線閱讀

陳青云(1928年-1999年),原名陳昆隆,臺灣武俠小說家。他愛寫邪魔歪道、恐怖血腥、陰森怪氣題材類作品,想象豐富,一生創作了一百多部小說。代表作品有《殘人傳》、《鐵笛震武林》、《殘肢令》及《鬼堡》。

代表作品黑儒傳》 《醉書生》 《病書生》 《鬼堡》 《殘肢令》 《鐵笛震武林》 《殘人傳

推薦作家

陳青云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54本
  • 石劍春秋

    客棧的房里,“一朵花”和衣躺在床上,董卓英是趴在床前的桌子上。兩個人在天亮前硬敲開店門投的店,只剩一個房間,只好將就。  董卓英首先醒來,望著床上春睡的海棠,心里不由一陣怦怦然。  心動歸心動,他不會興起邪念,另一個幫助他克制的原因是她是個不正經的女人,跟男人睡過覺,他看不起她。…
  • 劍傲霜寒

    這驟然的人語聲,立使二人大吃一驚,凝神循聲看去,就見在靠近墻的神案上,盤膝坐著一位老僧,慈眉善目,但卻有些憔悴。  云霄看那老僧有些面熟,一時卻想不起來是在哪里見過。  柳春已然朗聲問道:“啊!是個老和尚呀!你怎么坐在這廟里,難道不怕死嗎?”…
  • 陰陽界·生死河

    她要為愛犧牲  犧牲她的一切,甚至于她的生命,只要她認為,這些全是為了她所愛的人而敞,她就感到一切心安了。  她志了身后追殺她的敵人。  更忘了前面就將到了她的死期之地。…
  • 陰陽浪子

    沐瑩、少華與武先生出了紫禁城,向東郊跑去。剛到北京城邊,就聽到后邊有人馬追上來,三人趕緊拐進胡同。三人到了城根下,正要上城,城根有一隊騎兵跑過去,三人機警,又躲入胡同口里,等那隊騎兵過去,才出了胡同口,飛身上墻。巡城的戍卒看見,急跑來,等他們跑到跟前,沐瑩等已經下城,如飛而去。…
  • 玉劍香車千里花

    武繼光一見來人竟是金蜈宮四大護法之一的三苗之神,暗暗一驚之下,迅速把僅余的二顆解毒丹納入口中,凝神斂氣調息,以便應付即將展開的惡戰。  羅浮子和昊天不吊等人,見來人語氣蠻橫托大,竟有把在場之人一網打盡之意,頓時大怒,昊天不吊跨步上前,冷笑道:“閣下是那條道上的朋友,竟敢目中無人?”  三苗之神猙獰地笑道:“老夫知道你們這幾人…
  • 刀劍金鷹

    他的心中一陣激動,緊緊地摟抱住司馬白,喃喃道:“小弟,大哥對不起你……”在以往的兩年中,千面俠一直是個嚴厲的大哥,他雖是愛這唯一的弟弟,從來都沒有表露在面上,只是嚴肅地督促司馬讀書、練功而已,哪里有像這樣親熱地摟抱過司馬白呢?所以司馬白被哥哥摟入懷中,他起初顯得有點疏而手足無措,隨即由于兄弟感情的表露,他也緊緊地抱住千面俠,一…
  • 鬼臉劫

    查無影道:“這么精彩的飛刀,怎么不送一柄給老夫?”  話聲甫落,一柄飛刀已射向他的面門,他抬頭一夾,便將刀夾在二指之間,一抖,“叮”的那柄飛刀竟齊柄斷去。  盛百刀的臉沉了下來。  查無影傲然接道:“這些廢銅爛鐵,少來賣弄。”  盛百刀冷笑,方待再出手,卻被宇文嘯云攔住。…
  • 血劍狂人

    她知道夢秋是黛妹的心上人,但是她自己也暗暗的愛上了他,不過這種愛,藏在她心靈的深處,她不能奪黛妹所愛之人,但她卻覺得只要見上夢秋一面,也就心滿意足了………
  • 劫火鴛鴦

    《劫火鴛鴦》與《殘人傳》情節雷同之處頗多。武同春放大了聲音道:“芳駕可以現身了。”  “黑紗女”的聲音道:“你不先處理他父子的事么?‘天地會’的高手隨時會到。”…
  • 快手

    丁香閃動看明亮的陣子,沉聲道:“田統領,疤面人與你相交一場,他死了,得把他好好安葬,乘夜深人靜,我們把他帶到城外去掩埋!”…
  • 喪魂掌

    朱懷宇真的做夢也想不到,這個慈祥的和尚,竟會是一個殺人的魔王。天帝幫幫主,就是二十年前轟動江湖的‘人間閻王’的愛人李小霞,后來被‘喪魂掌’淫奸之后,便不敢再見‘人間閻王’,跟‘喪魂掌’私奔。…
  • 金石盟

    燕子山,位于湖南衡山正東偏北,狀如飛燕,頭尾分明,左右雙巒凸出,分向兩旁延伸,有類雙翼,故得此名。四周圍,良田千頃,綠野平峙,阡陌相連,男耕女織,倒也顯得一片清平景象。這一帶,居民多是農家,民性保守,自食其力,十里外,山巒環繞,無形中,似與外界斷絕,綠女紅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童子們牛背橫笛,茅屋里裊裊煙騰,淡于名利的人,都認為這是一片世外桃源,人間…
  • 冷面客

    《冷面客》又名《冷面修羅》。“孤星寂,孤劍寒,誰悲失路?人海茫茫!霜天角頻催,雪地鐘已殘。零雁聲聲,破曉寒!”一縷凄涼的歌韻,顫抖在拂曉的朔風里。天寒地凍,一條黃土路,像凍僵了的巨蟒,死寂地躺著。路邊的草葉上,鋪了一層厚厚的霜。在這種時辰境地之中,更增加了歌聲的悲涼,真的仿佛是霜天聞曉角,雪地聽喪鐘。這作歌的,不用說,是個人海傷心人…
  • 乾坤令

    野豹子獰笑一聲正要撲上,水寶雪亮的獵刀已閃電般刺向他的腰背,好一頭野豹,扭身避過水寶的利刃,半旋滑開,從另一角度抓向東方白,動作之俐落敏捷令人咋舌,十指鋼鉤絕不輸于真正野豹的利爪。“啊!”東方白故意驚叫了一聲,身形打了個踉蹌。野豹子一抓落空,原姿不變,再度抓出。東方白連閃帶退,每一抓都在險極中避過。“桐柏大少,你欺人太甚!”水…
  • 殘人傳

    一代劍仙朱鳴嵩之子朱昶身負血海深仇——父母和全家俱被害慘死,自己又險些命喪懸崖,身殘容毀,竟奇跡般獲救,并得大理國國師“空空子”楊健的真傳,以超人的內力研習了武學至寶《玉匣金經》成為獨步天下…
  • 雪劍冰心

    雪劍。當代第一奇兵,“頑鐵大師”南宮宇冶鑄,費時三十六年又七個月零三天,劍長三尺六寸,切金斷玉,無堅不摧,唯劍性奇寒,取材自極地玄冰窟之萬年鐵母。發爐之日,適逢“地三妖”及“石城八怪”趕到謀奪,遂成為開劍之犧牲。劍成,人與器俱失其蹤。以上這一則簡略的記載,是見于“劍圣”公孫無望的遺札中,曾引起武林的騷動,于今猶未止息。六月天…
  • 霸劍集

    僵在木板床上的死尸,竟然是“黑煞”范陽,方玨頭皮發炸,全身都麻木了,這不像是事實,“黑煞”不是活生生的在外面么?可是死者分明是“黑煞”范陽,與人堡時見面交淡的一般無二,找不出半點差異的地方,是孿生兄弟么?也不可能,手足不會互殘,那怎么解釋呢?太不可思議了…
  • 江湖三殺手

    趙世雄覺得整個人在剎那之間,全身直冒冷汗。  他只看見秦起英的腿,就像從天而降的巨石,重重擊在自己鼻梁之上,他覺得這是畢生最痛苦的和最酸楚的時刻。  趙世雄狂吼,身子突然縮成一團。  秦起英一翻身,金刀已砍在他的頸項之上。…
  • 血谷幽魂

    《血谷幽魂》的故事框架其實很老套:兩個人相愛 結果卻是親人或是親近之人。“你錯了,下手炸洞的是洪一敏,不是她,她是個不幸的女子,她有善良的本性,但個性太柔弱,所以成了狼爪下的羔羊!”…
  • 鶴形十二

    這白猿洞前有一株古松,松下有一塊巨石,狀似巨猿,此洞因石而得名,其實此山洞并不太大,也僅有五六丈深。  二人進入洞中,隱隱聞到一種獸油的臭味,原來洞內放置了十余個大木桶,粗約一圍,高約二尺半。…
  • 黑儒傳

    無星,無月,伸手不見五指。天與地渾然一體,一切的一切,全淹沒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只有在電芒閃耀的剎那,給大地帶來瞬間的光明,雷聲轟隆隆,似要把大地撕裂。就在金蛇劃空的當口,照見了荒丘蔓草,斷碣殘碑。也照出了一幕恐怖的景象!殘肢斷體,散布了十丈方圓,數十條人影,憎、道、尼、俗俱全,在翻揀著那些狼藉的尸體。其中有七八人圍著一具血肉…
  • 武當爭雄記

    夜——靜靜地擁吻著萬物,它黑暗的手掌,撫摸著大地,同樣也撫摸著山明水秀的西子湖。此時,銀輝滿地,萬籟俱寂,天色將近午夜,沿著湖畔,有一條碎石鋪成的小徑,經過了鞋履的踐踏,發出清晰的“沙沙”響聲,在這沉靜的月夜里,聲音聽來顯得分外的刺耳、凄涼與孤獨。月光由密密麻麻的柳隙間瀉漏出來,雖然已是如此的軟弱無力,但朦朧中,依稀可以看見,此刻…
  • 三皇圣君

    裴劍的命運確實苛刻,縱然放眼武林難尋敵手,但弒父欺母罪名落實,為了武士道義不忍茍活,投潭而終,卻又等于負了同樣可憐的崔妹,死……使他解脫,可卻使他人苦等一生。我覺得裴劍死的不該,亡者已故,悲劇已然發生,不可挽回,但他要做的應該是珍惜眼前,不讓悲劇再次發生,死是他的逃避,守劍人給我的印象很好,但免不了孤獨一生………命運使然,陳老當真無情!…
  • 英雄長劍女兒情

    對方這等作法的唯一用意,似在考驗自己畏不畏難?對于柳還珠,究有幾分相思?肯不肯為了這點訊息,便不辭數千里,來個遠赴“岷山”?…
  • 女血神

    《女血神》有許多人考證不是陳青云的作品,而且此本書的評價也不是很好。夏江幽幽一嘆道:“就趁我在內傷甚重的時候殺了我吧”!背后又傳來冷冷的聲音:“你想死,我偏不叫你死”!夏江微微一怔!隨即又嘆了一口氣,道:“為什么”?“因為我要你慢慢地死”!…
  • 亡命天涯

    羅飛就像一桿標槍般,筆挺地站在曲君武的左側。勾千魂則悠閑地坐在曲君武的左側;這二人都是曲君武眼前大紅大紫的人物。  沒有人敢預料,將來曲堡主這個寶座,將會由誰來承繼。  本來石蓋雄是最大機會承繼曲堡主地位的人,但他實在太年輕,而且現在更成為公子堡的叛徒。…
  • 仙女與殺手

    《仙女與殺手》主角古凌風,女主角文素心,‘一滴血’毛人龍是關外武盟少盟主。一個跟千人共枕萬客同床的姑娘,竟然會是這種角色,的確令人連做夢都不會估到,醉蝦在江湖打滾了一輩子,他可是聽都沒聽說過,簡直就不像是事實。…
  • 天涯浪子

    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這是大詩人杜甫詠懷一代名女王昭君的感人詩句,這里借用了他的后一句獨留青冢向黃昏。現在是黃昏,也有青冢,青冢正對著凄艷的落日,顯得無比的孤凄。四周草色枯黃,唯獨這孤冢一片青綠。有墓碑,碑上刻的是“愛妻路小青之墓”。墓前,孤立著一個英挺俊逸的年輕劍士,他腳前有紙灰和三炷殘香,香未盡,還冒著輕煙…
  • 一劍三鷹

    有研究者說《一劍三鷹》是別人的偽作。這是一座古剎!是座處于偏僻荒山中的廢墟古剎。但在武林人眼中,是如此的充滿神秘,陰森與恐怖。原來每當寅夜的時候,這古剎中,總是傳出一縷縷歌聲,聲音是那么怪誕。說它美妙,韻律倒是悅耳異常,說它陰森、凄涼,聲音確實如同鬼魅啾啾哀鳴,夜果長蹄,野狼怪嗥………
  • 毒手佛心

    拿起朋有看的一本小說《毒手佛心》看了起來,我用了三天時間看這本書。我看的很仔細很投入。每當我人生最失落的時候我都會看這本書,看了之后他會給人一種向往和精神的支持,感覺如些的難忘。我支持你陳先生,在我孤獨的時候是你的作品伴隨著我度過…
  • 丑劍客

    這部《丑劍客》引來極大的爭議,有人說是抄襲金庸的《射雕》。 月黑!風高!夜黯!星沉!整個的大地,象是已懾服在夜的淫威下,萬籟俱寂,四野無聲。時正三更,突地一聲尖銳刺耳的厲嘯,撕裂了夜的沉寂,破空而起,搖曳悠長,這聲音不禁使人聯想到死亡、兇殺、鮮血、鬼魂……。緊接著,使人頭皮發炸,毛骨驚然的慘嚎聲,此起彼落。瘋狂而恐怖的樂章,開始奏鳴。喝叱聲,喊殺聲,搏擊聲,慘嗥聲………
  • 怪俠古二少爺

    日落西山,夕陽把亂葬崗旁邊的雜木林子染成一種很古怪的顏色,枯枝敗葉在土黃中泛著死灰。市上柴薪雖貴,但一般貧苦人家縱使灶下沒柴火舉炊,也不敢到此地來撿枝拾葉,怕的是碰上邪祟,膽子再大的牧童在大人的不斷告誡下也遠遠避開此地,所以平時罕見人蹤。這傳言中經常出怪事的“鬼林”即使是大白天也顯得陰森可怖。現在是黃昏,鬼林里卻有人,兩個年輕人。兩個年輕人一樣的英姿颯爽,衣著也十分講究,如果是道上的人,一眼便能認出兩個都是不同凡響的人物。一個是“武林公子”門士英,另一個是“金劍”莊亦揚,年輕一代中的佼佼人龍,是年輕女子傾倒爭逐的對象。…
  • 殘肢令

    《殘肢令》講述的是一個青少年為了給自己的養育恩師報仇,而歷經磨難。這是一把古怪的兵刃,長僅尺半,尖端作寶劍形,一邊是峰利的刃口,另一邊卻呈鋸齒形,怪刃的刃身正中,赫然刻著“殘肢令”三個字。…
  • 鐵笛震武林

    大雪,朔風,一個少年舉著僅剩兩指尚在淌血的右掌,荒不擇路地在峽谷中奔跑。少林、峨嵋等五大門派在追截地,天毒門、幽冥教等黑道邪教在追殺…
  • 劍影俠魂

    中原武林又復為血雨腥風所籠罩,回到了十二年前熙攘紛爭的局面,情勢猶如歷史上的春秋戰國時代。  這期間,許多殘酷血腥的故事便應運而生,但也有可歌可泣的俠義故事涌現在這逆流當中。魔勢猖狂,如果沒有那些俠義之士,視生命如草芥,一心維護俠義之道,作中流砥柱,武林天下,豈非淪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 血帖亡魂記

    甘棠盡量從記憶中捕捉這女尼的影子,但想來想去,始終想不起來在何處見過。  妙齡女尼首先開了口,但聲調是栗人的:“施主好殘忍的手段!”  甘棠聞言一驚,神思恢復,惑然道:“小師父你說什么?”  “我說你手段夠狠!”  “這……從何說起?”  “問你自己!”…
  • 幽靈門

    王文青見邵惠雯出現,臉色大變,切齒喝道:“想不到我要找你,你自己倒送上門來!……”話猶未落,他已欺身向邵惠雯走過去。  邵惠雯冷冷一笑,正待答話,倏地——  一聲暴喝:“小子,我們與你拚了!”…
  • 彩虹劍影

    生死敵對,氣氛卻很平和,雙方仿佛是在閑聊,但彼此心里有數,東方白是全神戒備著的,從剛才劍穿板壁這一手看來,眼前這女人相當不簡單,但他不能主動對她動劍,因為那不合于他的原則。  “東方白!”公主小玲笑了笑,笑態很美,很撩人,但仍然使人有一種冷刺感,就像一朵艷麗的鮮花里藏了根刺:“如果說,體現在突然失去了功力,你會怎樣想?”…
  • 金劍曲

    冷一凡上前抬手準備叩門,心念一轉,又把手放了下來眼睛奏向門縫,這一看,使他的全身每一個細胞都發了麻。  他不相信這會是事實,然而事實卻明明白白擺在眼前,他的眼睛發了赤,腦子陣陣響成一片。…
  • 青衣修羅

    《青衣修羅》又名《血榜》。話聲未落,風聲瘋然,一乘輟滿金珠的彩轎,由四名青衣少女抬著,如飛而至,直趨三名把關的老者身前,轎前,是一個風韻依稀的紫衣婦人。…
  • 醉書生

    小河邊。野風拂柳楊花鬧。醉書生踏著悠閑但略帶浮蹌的步子穿行在柳林中,充分表現了他那“但愿長醉不愿醒”的人生哲學。醉里念南無,壺中見彌陀。…
  • 揮劍問情

    落拓生平熱血拋盡,闖遍武林風云揮劍留下英名。仁義可欽俠士胸襟,管遍人世艱辛,揮劍不負知音。揮劍問情,如果問是有情,也愿以身相許以身相殉。揮劍問情,如果問是無情,又怕回首別是一種傷心。…
  • 七巧神刀

    《七巧神刀》不僅刻畫了的貪婪狡詐勢利等市井小人物形象 ;也有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當然也肯定有正義的衛道者...從小說中這些百態人物,從也反映出扭曲的社會風氣。這也起到了武俠小說另一作用---喚醒大家維護正義,除惡行俠的 “俠義”之心。…
  • 寒星冷月仇

    笑聲蕩氣回腸,使人不自禁的油然而生非非之想。吳如瑛,像一朵已開的芍藥,楚玲則是一朵高潔淡雅的空谷幽蘭,此刻,在陳霖的心目中,已黯然失色了,因為他面對的是一朵怒放的牡丹!  驚世絕俗的美,再加上少婦特有的風韻,令人目斷魂銷。絕色少婦笑罷之后,充滿誘惑的雙眸,朝陳霖面上一掃,櫻唇半啟道:“你要知道我的名字?”…
  • 天涯俠客

    只見“盟主夫人施王娘”,與兩名幼童,雙手朝后反綁,被四名白發老嫗押解入場,那四老嫗,赫然正是“幽靈地宮”的四長老。  一行人到“赤面金剛”身旁立定。…
  • 異鄉客

     四人循聲望去,只見八個身穿孔雀彩衣的少女,抬著一張孔雀開屏般的錦緞敞椅,敞椅上坐著一個雍容華貴,美艷不可方物,令人心神迷醉的中年美婦人,飄然而來。  湯自立目光一接觸到那中年美婦人,立時暗吸口氣,將目光偏開,悄聲對封于陽和辛正言說道:“兩位前輩!請小心,這女人邪得很,她就是那自稱百鳥之凰的鳳凰谷主。”…
  • 青山劍客多情女

    《青山劍客多情女》主角冷一凡,又名《追魂快手》,是《金劍曲》的續集,但它們之間的銜接不連貫。《金劍曲》中關于地靈門的故事并沒有講完,在《青山劍客多情女》開頭卻直接跳到了下一段故事。…
  • 十劍表雄風

    幾天后,趙亦秋與石岳已經來到昆明。  此刻天色已近黃昏,他們在昆明下馬,喂飽肚子,便在旅店休息,準備第二天便探訪那冒名的陰陽劍客的行蹤。  回到房里,趙亦秋就始終無法閉上眼睛,他腦海里又泛起了很多往事,這些往事都是他無法去忘懷的………
  • 病書生

    等她一到入口處,看來人竟是窮叫花子和一位病書生,不禁安心了大半,覺得她的傭人,已足夠應付了。沒想到那位看不直眼的病書生,竟能掌斷大樹,驚得脫口叫好,她心暗忖:“這少年目前病成這個樣了,都有這般驚世功夫,要不生病,那還了得。”于是也就身隨口出飛落當場。…
  • 復仇者

    《復仇者》又叫《血情》,為快手續集。1972出版的,四維出版社初版。老神樹下,隆起了一堆新土,墓碑上刻的是“故俠女上官文鳳之墳”,一行小字是“師兄田宏武泣立”。…
  • 浪子神鷹

    石家堡——天下第一堡。這“天下第一堡”并非朝廷敕封,因為石家自列祖以來沒有出過封候拜相的人物。也不是武林同道所公封,因為石家堡并沒有到武林天下同尊的地步,而是適得其反。那這稱號是怎么來的呢?是自封的,可以說是“霸業”的代名詞。堡主石中龍在四十年前創下了這一片武林空前的霸業,不但自豪為天下第一堡,而且還大言不慚的自稱為“武林千歲”。話說回頭,“天下第一堡”也自有其稱雄的條件,任何成功都必須付出其代價。今天,三月十二,是個好日子。…
  • 飛刀神劍

    小龍光了火,他判斷可能是宵小之徒乘虛侵入,因為外面的大門是上了鎖的。他站到布簾邊,左手捏著帶鞘劍右手極快地一撈,扯落布簾。  套間里一目了然,床桌櫥臺,床上被褥凌亂,像有人睡過,后面沒窗,人到哪里去了。…
  • 金蛇梭

    蕭魔看罷羅帕上代筆留字,不禁滿腹疑思,因下面并沒有留名,她上面所說:“我本對君等懷疑,目前已煙消冰釋。……”以這句話的意思。有點跡象,乃是楊珠萍所留,但下面那句:“……今強敵環伺,望君警惕。”這一句卻有些不像楊珠萍所留,若不是已經生變化枝節,那么他們去了那里。…
  • 鬼堡

    鬼堡! 在武林人的心目中,它無異是死亡之神的宮殿。 血骷髏——是“鬼堡”之主的標志。 主人公韓尚志,得知血劫后,又得知生母“賽嫦娥王翠英”血仇不報而下嫁天齊教主后,又于奔走官道之時為天齊首席堂主“彩蝶李蕓香”所擒…
頂部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四强